2010年3月16日 星期二

誰說上海人壞? 豫園的南翔包子和綠波廊


世博中國館

整修中的徐家匯天主堂
磁浮列車
時速每小時 430 公里

張愛玲是這樣形容上海人的 : 誰都說上海人壞,可是壞得有分寸.上海人會奉承,會趨炎附勢,會混水摸魚,然而因為他們有處世的藝術,他們演得不過火.計程車司機自問自答,上海世博會與他何干?上海市政府徵召幾千輛出租車,他唯恐避之而不及,因為限制太多,如果你問的是北京的出租車師傅,肯定不會有這樣不愛國的答案,但是心裡真的怎麼想就不得而知了.上海人就是要穿睡衣出去買早點,誰管得著!

我在世博會前夕來到上海,地鐵有十條以上.犀利哥已經和寧波的家人團聚.外灘,徐家匯天主堂,和平飯店,綠波廊,還有很多景點都在整修門面,就好像客人要來之前,做最後的妝點一樣,愛面子的上海人,這個臉可丟不起.吉祥物 " 海寶 " 無處不在,世博中國館終於露面,北京可以有水煮蛋,鳥巢,大褲衩,為什麼中國館一定要那麼中國?再高的科技含量,也被這個重簷大屋頂給壓得喘不過氣來.

第一次來到豫園,直奔南翔饅頭,上海人管包子叫饅頭,我想比比看有沒有強過台灣的鼎泰豐?用吸管吃湯包還是頭一遭,吸管上有張紅色的 " 小心燙口 " 警示標籤,可見有很多人曾經因為心急而被燙過嘴.野菜小籠用的是當令的薺菜,清香撲鼻,這一籠就比鼎泰豐包青江菜的要好吃許多.門口排隊買小籠包的長籠從來沒有短過,泰半是來自外地的觀光客,上海人狂戀小籠包,本地人都有自己獨門的包子店,是不會來豫園湊熱鬧的.

位於湖心亭中央,九曲橋旁邊的的綠波廊舊館,仍在趕工整修中,新館的氣氛雖然較舊館遜色許多,不過各式迷你版的手工點心,真的是造型精巧,口感細緻,棗泥酥和眉毛酥入口即化,不油不膩.春節元宵節的燈飾仍在,把豫園粧點得更加熱鬧, " 海寶 " 開心地站在最醒目的位置,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並宣告上海世博會已經進入倒數計時.

我們頂著寒風細雨站在豫園附近的出租車招呼站苦等多時,除了上海的塞車問題嚴重以外,還眼睜睜地看著車子在半路上就被人給攔走了,好不容易終於有一輛出租車開進招呼站,我趕緊爬進車內,直向師傅道謝,救了我們一命,要不然真的要凍死了!操著濃重上海口音的司機先生說,只要有人排隊,就要優先繞進來,任何人欄也不停的,師傅真是優質公民,深明大義,誰說上海人壞呢?

無處不在的海寶
湖心亭
春節的燈飾還沒拆
虎虎生風
豫園一隅

入夜以後的豫園
看一次五塊錢
南翔小籠包
蟹黃湯包

金腿小粽只有一根指頭大
棗泥酥餅

海上一場繁華夢 - 衡山路散策


位於舊時法租界的衡山路

外形彷彿一艘郵輪,原名諾曼第公寓的武康大樓

國母宋慶齡雕像

宋慶齡紀念館內參天的香樟木

衡山賓館對面的凱文咖啡

招牌凱文咖啡

蔣中正行館

張愛玲形容,法國梧桐落葉,以極慢極慢之姿,從容得有點奇怪地掉下一片來,還等不及葉子落下地,她就向前走了.我在春寒料峭之際來訪上海,洋梧桐的葉子早已掉光.為什麼衡山路被稱做中國的香榭麗舍大道?我不甚同意,只因為它在法租界區嗎?我倒是覺得它比較像巴黎第八區,凱旋門戴高樂廣場附近的街道巷弄.衡山路及其周邊有不少歷史建築,名人故居,特色餐廳,咖啡館,白天夜晚各有風情.

被中國共產黨視為國母的宋慶齡,她在上海淮海中路的故居,現在是宋慶齡紀念館,一走進大門,就被那整排的參天香樟所吸引,這位宋家二姐,不愛錢也不愛權,她的人格特質和簡樸作風,還真讓人敬佩.她說北京是工作的地方,上海才是她的家.臥房陳設的成套古藤木家具,還是父母親最後終於接受她和孫文的婚姻,補送給愛女的嫁妝.國父逝世以後,經歷軍閥割據,抗日戰爭,國共內戰,一直到共產黨解放中國,她始終保有崇隆的地位,實在是民國奇女子.

我們在凱文咖啡歇腳,喝著用鮮奶油和愛爾蘭威士忌調製的招牌咖啡,看著對面的衡山賓館,這棟建於 1934 年的畢卡第公寓,樸素卻經典,十足 Arteco 風格.東平路上的蔣中正行館,是蔣中正和宋美齡的 " 愛盧 " ,這棟原本是宋家產業的花園洋房,不禁讓人想到當初轟動上海灘的那一場世紀婚禮.前中央銀行行長席德懿的豪宅,現在是高檔中餐廳 - 席家花園.

在東平路,汾陽路,岳陽路,桃江路的交匯處,有座俄國詩人普希金的塑像,因為這一帶曾經是白俄移民的聚居處.十月革命以後,俄國的王公貴族流浪到上海的法租界,這群流落異鄉的難民,做夢也沒有想到會淪落到乞討,拉琴,賣身的悽慘地步,世故的上海人稱他們是 " 白人窮人 ",在當時多半是帶著鄙視的眼光看待這群落難的貴族.

岳陽路 150 號的 - 穹六,是台灣新都里人間系列,在上海開設的創意中菜餐廳,有點童趣,有點幽默,一定要找機會試試.同一條街上的南伶酒家,位於上海京劇院裡面,來這裡用餐的多半是藝文界人士,我仍然記得幾年前在南伶第一次嚐到清蒸鰣魚的好滋味,沒有去鱗,用火腿,筍片,香菇,和網油同蒸,肉質細嫩,魚鱗下的脂肪更是鮮美.這種長江洄游的鰣魚,自古以來就是 - 不是大戶人家也吃不起的名貴魚種.

最後我們停在汾陽路的白公館,這座有小白宮之稱的桂系軍閥 - 白崇禧將軍的故居,典雅莊重,是法國古典主義的風格,白先勇來台灣之前曾在這裡住過,過去是上海越劇團的辦公室和排練場,現在是日式燒肉餐廳 - 仙炙軒.今天的漫遊,我忽然有種惆悵的感覺,當年活躍於上海,這麼多有權有勢,不可一世的人物,如今安在?只有法國梧桐靜靜地看著物換星移,自顧自地等著春到抽新芽了!


席德懿故居

普希金雕像

穹六創意中菜

有趣的芝麻開門

上海京劇院內的南伶酒家

白公館

平民美食巴比饅頭

2010年3月15日 星期一

南周庄北周庄不及朱家一只角 - 朱家角


朱家角與周庄,同里形成三角鼎立之狀

漕港河貫穿全鎮

店舖千家

白牆黑瓦石板路

我家門前有小河

小橋流水天然景

轉朱閣低綺戶

如果周庄是小巧精緻,像個小家碧玉,那麼位於上海西郊,淀山湖之濱,有三個周庄大的朱家角,就是氣勢磅礡,猶如大家閨秀.五行暢遊上海古鎮的宣傳摺頁,很自然地把朱家角歸在五行中的水,意萬物之源,秀水曲折環繞.這個千年古鎮因為水路交通便捷,曾經商賈雲集,可以用長街三里,店舖千家來形容當時的盛況.因為布業發達,而有衣被天下之稱,甚至到了民國初年,還有滬米七擔,七成朱家角的說法,由此可見其商業之發達,經濟之繁榮.只是遍尋不到朱家角地名之由來,是不是當地居民以朱姓居多?

放生橋是古鎮的地標,這座橋下只能放生,不許捕魚的石橋,是上海地區最長,最高,最大的五孔石橋.北大街其實並不寬,卻是鎮上最熱鬧的一條街,飯館,小吃,特產店林立,走在石板路上,身旁依水而築,白牆黑瓦的江南民居,迂迴蜿蜒的水道,讓人真有種時空錯置的感覺.

古鎮到處飄著肉香,粽香,蹄膀紮肉油亮誘人,阿婆就坐在家門口包起粽子來,就是用簡單的糯米和醬油醃漬的豬肉,包出最素樸的家鄉味.春雨從早下個不停,我們發現一家 cafe ,趕緊進去歇腳取暖,不管那裡的 illy 咖啡都有一定的水準,香醇好喝,但也所費不貲,一杯 cappuccino 要價三十四元人民幣,喝完才有力氣繼續未完的行程.

中西合壁的課植園,是園主馬文卿實現課讀之餘不忘耕植,而斥資興建的庄園式私家花園,反映中國老百姓耕讀持家的平和心態,我喜歡那座有著精巧樓梯的藏書樓.老城隍廟供奉的是慈眉善目的城隍老爺和夫人,高聳入雲的百年銀杏樹,和算盤,戲台,並列老廟的三寶.大清郵局是華東地區僅存的清代郵局遺址,朱家角郵局是清朝同治年間,上海十三家主要通郵站之一,後方的專用碼頭,還停泊著傳遞郵件的船隻,整個郵局經過策展規劃,讓遊客了解清代郵務的運作與演變.

千年的朱家角怎能花上一天兩天就遊遍呢?綿綿春雨讓我們放慢腳步,水鄉古鎮更顯得詩情畫意,但是再怎麼捨不得,也得跟它道別了!


紮肉蹄膀

阿婆粽子

歇腳處

馬家花園

馬文卿的藏書樓

老城隍廟

許願樹

大清郵局

郵局專用碼頭

凡魚村蔬好滋味 - 放生橋菜館


放生橋

北大街上的菜館

雞鴿朗

原味清蒸

白灼河蝦

白斬草雞

香干馬蘭頭

放生橋下有婦人們兜售裝在塑膠袋裡的金魚,好讓遊客放生,我們一心只想趕快到北大街上的放生橋菜館,大塊朵頤一番,今天不但沒有放生,肯定還要殺生,真是罪過!一行人頭也不回地,趕緊鑽進小巷子裡去.整條老街就屬放生橋菜館的生意最興隆,樓上的房間還有幾位日本遊客也在用餐,外頭下著不算小的雨,又溼又冷,店家還特別把暖氣開起來.

雞鴿朗是青浦淀山湖特有的魚種,抹點鹽上籠清蒸,起鍋後加點蔥花薑絲,簡單的料理手法吃的是原味,因為魚是最新鮮的活魚,所以肉質細嫩鮮美,只可惜小刺太多,對不太會吃河鮮的我們,吃起來還真是膽顫心驚.在這裡稱為草雞的,其實就是放山土雞,燙熟白斬,沾點薑蔥醬油,雞味特濃,肉質多汁有彈性.

當令的馬蘭頭爽口開胃,這種菊科的野菜台灣沒見過,和切碎的豆乾與麻油同拌,有一股特殊的清香,就好像春天上了餐桌一樣,也可以沾粉油炸,像蔬菜天婦羅.還有另一款野菜,上海人稱做草頭,蘇州那邊叫金花菜,這種豆科的蔬菜,以旺火熱油快煸,下點糖,嗆些酒,柔嫩多汁,清口解膩,據說還有平衡人體酸鹼值的功效.上海地區很普遍的草頭其實是一種古老的蔬菜,在唐代的詩文裡就已經出現過.

紮肉在江南古鎮裡到處飄香,簡單說就是粽葉包肉,將帶皮帶骨的五花豬肉用竹葉包起來,以草繩細捆,放進絳紅色的滷水中,小火慢燉至酥爛,最適合牙口不好的老人家.肥肉入口即化,瘦肉入味不柴,風味紮實豐富,很有古鎮水鄉溫和敦厚的氣息.

昂刺魚也是水鄉有名的河鮮,先用鹽洗淨魚身,略煎.加入自家醃漬的酸菜同煮,最後下豆腐,就成了一碗美味的湯品.這種小型魚的口感有點像在台灣吃到的花條,魚肉滑爽,不像雞鴿朗的刺又細又多,豆腐像豆花一樣細嫩,湯汁鮮美.

窗外江南水鄉的白牆黑瓦好像一幅畫一樣,顯得格外有詩意,這頓農家菜吃得全身暖和起來,我們要繼續尋幽訪勝,不理會下個不停的綿綿春雨.


酒香草頭

紮肉

昂刺魚酸菜豆腐湯

河鮮

憑窗遠眺漕港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