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24日 星期一

墨西哥城 ( Mexico City ) 印象 / 每年下沉十公分的超級大都市 / 無處不在的死神 / 視死如生的民族 / 我是 tourist 還是 traveler ?

當朋友知道我們要去墨西哥旅行時,第一個反應都是說好棒 ! 陽光,沙灘,龍舌蘭酒,豪華遊輪,還有全包式的度假村 - all inclusive resort. 以上所提到的,我們都沒去,也沒喝.所以被戲稱是一趟文青之旅.也有朋友擔心治安不好,空氣污染,市容髒亂,有什麼好去的.其實這些現象又何嘗不是存在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大城市的某些角落 ?

墨西哥的陽光特別耀眼,可能是因為海拔高,感覺紫外線超強,一日遊的導遊 Sandra 非常喜歡我那頂可以保護後頸的遮陽帽.因為緯度高不潮溼,所以不會老覺得身體黏呼呼的.攀爬太陽金字塔的時候,感覺空氣有點稀薄,走快一點或是小跑步時,會比平常容易喘,這是海拔 2240 公尺帶給我身體上最明顯的感覺.

墨西哥的地鐵稱不上四通八達,但是不分遠近一律 5 pesos ,大約新台幣十塊錢,非常便宜.興建於 1969 年,有將近半個世紀歷史的地鐵,空調系統老舊不敷使用,尖峰人多的時候會覺得很悶熱,後來才發現,最後有兩節婦女專用車廂,人比較少.穿梭在車廂裡的小販最為有趣,五花八門,從牙膏,餅乾,爆米花,到盲人歌者都有.

老城區裡的鎮爆警察真的很礙眼,特別是在人多的路口,穿著防彈衣,拿著盾牌,荷槍實彈,一批又一批.剛開始讓人有點不安,後來發現根本沒有人在示威遊行,警察之間也只是聊天發呆,一點也不威嚴.小芃的墨西哥同事說,一般民眾都很討厭警察,因為在墨西哥當警察的門檻很低,又沒有作為,根本是浪費公帑.

墨西哥人非常友善,樂觀開朗,很願意幫助陌生人,有好幾次我們在找路時,總有人主動上前,儘管一句英語也不會說.沒想到小芃高中修過的西班牙文竟然還能派上用場,點菜或是買東西都行得通.亞洲人面孔並不多見,我們最常被當成日本人.中國的華為 ( Huawei ) ,在墨西哥佔有一席之地,廣告打得兇.

可能是因為食物的關係,墨西哥男女老少都是中廣身材,特別是腰部的肥肉最為明顯,連一些年輕女孩也是這樣,很少看到身材高挑的俊男美女.我們回想這幾天所吃的食物,以肉類最多,主食玉米餅 - tortilla 是澱粉,酪梨的熱量也高,油炸食物很常見,莎莎醬勉強算是蔬菜,飲食實在不夠均衡.

用骯髒,吵雜,危險,來形容墨西哥城已經落伍了 ! 不說近郊的波西米亞小鎮 - Coyoacan,日月金字塔所在的 Teotihuacan, 世界文化遺產的 Xochimilco .光是老城區裡的教堂,美術館,大廣場,石板路,小吃攤,已經讓人目不暇給,濃濃西班牙殖民遺風的社區 Roma Notre, Condesa ,Polanco 更是讓人流連忘返. 

這趟墨西哥之行我是 tourist 還是 traveler ? 應該兩這皆是吧 ! 因為在城市裡我是背包客,自由自在,但是近郊的兩次小旅行,我選擇參加當地旅行社辦的一日遊,圖方便也求安全.

Mexico city is beyond my imagination. 這個建立在湖上的城市正在以每年十公分的速度向下沉,過去六十年來總共下沉了十公尺,所以要來就趁早 !

換 sim 卡的 Telcel 總部
樂觀開朗的墨西哥人
墨西哥的多肉植物
老城區隨時可見的鎮暴警察
巴黎風的地鐵站
地鐵不分距離一律 5 pesos
有特色的地鐵站
免費的墨西哥國立自治大學 - UNAM
充滿藝術氣息的校園
老城區最夯的創意大樓 - Downtown
熱鬧的中庭餐廳
美麗的 green wall
死后 - La Catrina 也需要時尚


後記 : 
我承認,俄國電影之父 Sergei Eisenstein 於 1934 年所拍攝的紀錄片 - 墨西哥萬歲 ( Que Viva Mexico ) 讓我對墨西哥這個國家充滿無限憧憬,雖然那已經是八十多年前的片子了 ! 這期間墨西哥發生過多少天翻地覆的變化.但是當我參觀人類學博物館時,腦海中不禁浮現出影片中那些穿著傳統服飾的原住民,他們的臉龐和石雕的側面是多麼神似.在世界遺產 Xochimilco 泛舟,我想到勝利的鬥牛士和美女粉絲乘著和我差不多的彩船,徜徉在這片相同的河流.視死如生的墨西哥人,直到今天還是一樣喜歡開死神或死后的玩笑,這些細節都沒有改變,但是大莊園主沒了,帝國主義退出了,墨西哥人民勝利了 !?

20160518-20160523

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Soumaya Museum - 索瑪亞美術館免費參觀 / 墨西哥電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 - Carlos Slim 的私人收藏 / Emperor's New Museum / 好像外星人的太空船降落地球

高樓林立的 Polanco 新區
Jeff Koons 的作品
萬眾矚目的建築
建築外觀覆蓋 16000 片六角形的鋁材
入口非常低調

我們從老城區搭乘地鐵二號線,再換七號線,在 San Joaquin 站下車,沿著鐵軌邊的步道直行,一路上都沒有火車經過,不到半小時就來到眼前的 Polanco 新區,新穎的摩天大樓林立,前方的 Museo Soumaya 若隱若現,閃閃發光,有點像外星人的太空船降落在地球上,繼續向前走,來到以收藏當代藝術品聞名的 Museo Jumex ,正門立面前最吸睛的是 Jeff Koons 一隻金色的,永遠快樂的氣球狗.

有關 Soumaya 美術館尖酸刻薄的批評如下:
Emperor's New Museum ( 好像國王的新衣其實也很不客氣 ! )
World's Richest Man opens World's Flashiest Museum
Carlos Slim's Xanadu ( 用忽必烈的恢宏皇城 - 上都來諷刺 Carlos Slim 的美術館實在有點毒 ! )

Carlos Slim 這位黎巴嫩裔的墨西哥電信大亨,曾經是世界首富,不但花大錢蓋美術館,還把畢生收藏無私地展出,完全免費開放給墨西哥市民,沒想到竟然被如此消遣,連帶他的女婿,設計美術館的建築師 Fernando Romero 似乎給晾在一旁.這件造型奇異的建築物,結構上所使用的鋼材,外觀包覆的鋁片,全部來自岳父的自家產品,由此可見 Carlos Slim 的事業跨足各個領域,他甚至是紐約時報的最大股東.

我們從開口非常小,十分低調的大門進入館內,雪白的大理石讓人心情立刻平穩下來,有一種宗教的靜謐莊嚴感,好像一下子從熱帶進入寒帶.羅丹的沉思者佔據最明顯的角落,Carlos Slim 收藏羅丹的作品多達 380 件之多.聖殤銅雕顯得特別聖潔,順著緩坡而上,就進入每一樓層不同的展覽室,其中最特別的是西班牙殖民統治前後的錢幣,這其中不乏價值連城的古金幣.另外一些天主教遺物和歷史文獻也都十分罕見.

對於參觀過世界上諸多重量級美術館的我們來說, Museo Soumaya 藏品的質量只能算是一般,但是以一人之力的私人收藏而言, 已經算是非常豐富了.美術館硬體本身不惜重金打造,質感極其精緻,包覆外牆的 16000 片鋁材,隨著光線不同而產生變化,造型曲線優美,讓人一見難忘. Carlos Slim 以美麗的亡妻 Soumaya 的名字來為美術館命名,本身就是一件超級浪漫的事.

來自希臘的白色大理石
一樓以純白為設計主調
以宗教作品為主的展覽室
全館有 66000 件收藏品
美術館餐廳
奢華的盥洗室
火車真的開過來 !

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House of Tiles - 曾經是墨西城最炫富的豪宅 / 位於老城區三角窗精華地段的餐廳 - Sanborns / 餐食普通但環境令人難忘

充滿傳奇故事的豪宅
來自 Puebla 的磁磚
保留老牌藥房和 soda fountain 的形式
有點 Moorish 風情
連樓梯間也不能錯過
挑高氣派的中庭

雖然網路上對 Sanborns 餐廳的評語都不太好,批評食物沒有誠意,不過我們還是覺得應該要來朝聖一番.這座美麗如宮殿一般的豪宅,絕對值得進來參觀,在挑高氣派的中庭坐下,感受 Orizaba 家族的藝術品味,無論喜歡與否,這間充滿西班牙,東方,甚至摩爾穆斯林混搭情調的建築,確實有一種無與倫比的氣勢.

一般人都稱這裡是 House of Tiles ,因為在到處都是石造厚重建築的墨西哥城裡,這間貼滿藍白瓷磚的宅邸顯得輕盈雅緻.據說第五代的伯爵夫人在丈夫故去之後,決定從 Puebla 搬回首都墨西哥城,除了炫富之外,使用 Puebla 當地最富盛名的藍白磁磚裝修宅邸,也算是對故居和亡夫的一種思念,所以這幢豪宅的背後還有一段美麗的故事.

這棟佔據三條大街精華地段的知名宅邸,曾經幾度易主,最後落入 Sanborns 兄弟之手,如今仍然保留最早的藥房經營形式,賣些紀念品之類的雜貨,當初最時髦的 Sanborns American Pharmacy 就像是停格的歷史一樣,讓人憑弔.今日 Sanborns 的幕後老闆,正是墨西哥電信大亨 Carlos Slim.

走進挑高氣派的中庭餐廳,迎接我們的是穿著傳統服裝的服務員,她的五官深邃,豐腴美麗.大廳最吸睛的是一座中央噴泉,還有兩面超大壁畫,貴氣的孔雀行走在花團錦簇之中.仔細欣賞每一處細節,無論是柱頭,線腳,欄杆,拼花地板,幾乎沒有留白,讓人目不暇給.至於端上來的食物,果然如大多數評論者所說的,雖不難吃,但實在乏善可陳.

精采的孔雀壁畫
屋頂線腳都不放過
中庭餐廳的焦點 - 噴泉
美麗的服務員
餐點只能說是差強人意

活的古蹟 - The Church and Hospital of Jesus Nazareno / 阿茲特克國王 - 蒙特祖瑪和征服者 - 埃爾南.柯爾特曾經見面的地方 / 專為阿茲特克武士所興建醫院

歷史悠久的醫院
西班牙殖民時期的建築樣式
長廊上的歷史人物半身像
Jose Clemente Orozco 的壁畫作品

一日遊的導遊 Sandra 小姐,推薦我們一定要來參觀這家位於 Zocalo 附近的醫院,特別是精采的壁畫.因為住在老城區裡很方便,所以抽空找了一個上午前來,沒想到在蒐集資料的時候,才發現這家仍在正常營運的醫院和教堂 - The Church and Hospital of Jesus Nazareno ,竟然有如此深厚的歷史,而壁畫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偉大的西班牙殖民者 Hernan Cortes 是這所醫院的創立者,二樓還有他的半身塑像,他在 1524 年創建之初,就特別召告墨西哥人民,這不是為西班牙人所建,而是為了在 Conquest of Tenochtitlan 一役中,對抗西班牙的 Aztec 族武士及其後代所建的,光是從這個舉動,就你不得不佩服 Cortes 的柔軟身段和統治手段.

走進現代醫院的後方,才發現別有洞天,古老的西班牙式長廊,分別為男人和女人所建的兩個中庭,噴水池,這些不但是墨西哥城現今保留最古老的建築之一,據說也是美洲最古老的醫院.牆上的壁畫以創世紀和戰爭所帶來的恐懼為主題,是 1942-1944 年間,與 Diego Rivera 齊名,墨西哥著名政治畫家 Jose Clemente Orozco 的作品.

這個地點也是 Cortes 第一次和 Aztec 帝國的國王 Moctezuma 見面的地方,如果站在Aztec 人的角度來看,這是帝國滅亡的開始, Cortes 僅僅靠著一千人馬,只花了五年的時間,就滅掉龐大的帝國,建立所謂的新西班牙,除了命運使然,你也不得不佩服 Cortes 的謀略和政治手腕,對於西班牙王國來說,他是一位不可多得的殖民高手.

在醫院安靜的長廊裡,我細細欣賞古老建築的細節和牆上的壁畫,這個上午真是收獲很多,一時之間好像許多歷史人物陸續登場,在我眼前掠過,古蹟把重要的歷史片段停格下來,我本來很同情 Aztec 人,後來漸漸理解,世間所有的事情都有它的必然和偶然.古城裡的古老醫院,解答了我的許多困惑,好像上了一堂最生動的歷史課.

和醫院的主題很契合
根據創世紀與二戰為創作主題
舊建築在新建築的後面
醫院創建者 - Hernan Cortes
中庭噴水池
醫院旁邊的古老教堂

建立在湖上人工島的 Tenochtitlan - 墨西哥城 / 以墨西哥城主廣場 - zocalo 為中心的黃昏散步 / 即將凋零的墨西哥街頭藝人手搖風琴手 - organilleros

Aztec 人建立墨西哥城所根據的神話故事
恐怖女高音
人來人往的徒步區

1325 年, Aztec 人根據羽蛇神的指示,前進墨西哥谷地,來到 Lake Texcoco 中央的一座島嶼時,看見一隻叼著蛇的老鷹站在仙人掌上,這個景象讓 Aztec 人相信這就是神給的指示,讓他們在這裡建城,形成日後龐大帝國的開始,也是今日蓋在一塊軟土地基上墨西哥城的所在.

地質鬆軟,地層下陷,讓墨西哥城裡的許多建築物傾斜不堪,好比 Catedral Metropoliana ,用肉眼就能看到建築物之間左右傾斜的裂縫,地面凹禿不平.因為修築地鐵而發現的 Templo Mayo, 正是 Aztec 帝國的大神廟,簡單的說,墨西哥城就是蓋在 Aztec 帝國的遺址上.

吃過早一點的晚飯,回旅館梳洗乾淨以後,我們又出門來到 zocalo 一帶散步,很難想像 Aztec 帝國當時的國王Moctezuma 曾經站在這裡過,這個超大的廣場正是 Aztec 帝國的市中心,現在稱作憲法廣場. zocalo 四周圍繞許多墨西哥城最重要的建築物,好比主教座堂,總統府,一位打扮成 Aztec 武士的男子累了一天,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現代與古代在此交會,感覺好奇妙.

因為墨西哥市政府在 zocalo 上舉辦活動,一個臨時搭建的圓形建築佔據廣場一角,所以那種超大的尺度的感覺被破壞掉,很可惜 ! 我們也跟著人群走進去湊熱鬧,原來 CDMX 正在舉辦以城市或國家為單位,類似迷你世博的展覽,每個攤位都使出混身解數,吸引注意,像是非洲的肯亞就有一名全身彩繪,穿著傳統服飾的高個男子大跳非洲舞.因為人實在太多,嘈雜擁擠,我們趕緊找個出口溜掉.

墨西哥男人的皮鞋都很亮
下沉的主教座堂 - Catedral Metropolitana
總統府 - Palacio Nacional
憲法廣場正在舉辦活動
Aztec 帝國大神廟遺址 - Templo Mayo

穿著農民起義軍制服的街頭藝人 - organilleros

老城區熱鬧的人行步道,每天都聚集形形色色的街頭藝人,其中最特別的,只有在墨西哥才看得到的,叫做手搖風琴手 - organilleros .他們多半是二或三人一組,全都穿上 1910 年代,墨西哥北方 Panco  Villa 起義軍的卡其色制服,頭戴同色大盤帽,有點像台灣的警察,連女性也不例外,現在看起來顯得不合時宜,汗水讓制服都濕透了.

他們一人負責 " 搖 " 一台有點像手風琴的大型音樂盒,其他人就負責向觀眾收錢,老實說這完全不是演奏,不需要技術,只是勞力活,因為音樂盒年久失修,又沒有調音,所以重複的幾首曲子不怎麼悅耳,甚至還有點走音,很難得到觀眾的共鳴.據說這是獨裁總統 Porfirio Diaz 從歐洲帶進墨西哥的玩意兒,十九世紀初曾經盛極一時,當時的標準組合是一人表演,一隻小猴子拿起帽子向觀眾收錢.

這些表演者本身並不擁有音樂盒,大半是租來的,所以扣掉租金所剩無幾,從早到晚工時超長,遇到雷陣雨,揹著笨重的音樂盒,那真是連躲都來不及,非常辛苦,如今只剩下一些年長的表演者在街頭苟延殘喘著,看起來讓人覺得心酸,而通常會打賞他們的也是年齡相仿的老年人,因為他們想從樂曲中找到過去美好的回憶,是一種即將凋零的街頭表演.

在 Frida 故鄉 Coyoacan 的廣場公園上,曾經舉辦過一次大型活動,有將近五十位手搖風琴手同時演出,盛況空前.有心人士曾經想辦法要復興這種非常墨西哥的表演,好比錄音,舉辦調音和修理音樂盒的 workshop ,成立一座小型博物館展覽稀有罕見的音樂盒,可惜成果有限,後來街頭上還出現山寨版的手搖音樂盒.在不久的將來,organilleros 恐怕會被遺棄在新舊音樂的浪潮之中,永遠消失在街頭.

Aztec 舞者累了 !
 可以欣賞遺址的小餐館
很像歐洲的小鎮
街邊市民免費歇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