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青蒜烏魚 / 魷魚螺肉蒜 / 阿琴小舅媽的好手藝

當令的青蒜紅燒烏魚
客家小炒
米血一定要先煎過

自從阿公阿嬤過世以後,小舅舅家就成了我母親的娘家.他打電話來邀請大家品嚐當令的烏魚和新上市的冬筍,所以我和小弟一家人各自北上南下,約在台中高鐵站相見,我半開玩笑地對弟弟說,以後你的家就是我的娘家,所以我要對弟媳格外好( 其實我對她一直都很好 ).

小舅媽的手藝在家族中一直受到眾人稱讚,因為當年和阿公阿嬤同住,所以從年輕剛嫁過來黃家就開始掌廚,可以說是從小吃她的菜到大的.當令家常,食材新鮮,怎能不好吃 ? 平日只有兩老在家,吃得簡單健康,每逢週末三個兒子返家,小舅媽自然樂意大展身手.

青蒜烏魚是這一餐的主角,已經取走魚子或魚白的當令烏魚,價錢非常實惠,切成輪狀乾煎以後,加入大量的青蒜,鍋邊淋下醬油米酒和少許的水,蓋上鍋蓋悶一下即可,魚肉很是鮮美,青蒜更加好吃,通常算起來 ,花在買青蒜的錢會比烏魚還要多.黃家的全酒麻油雞最受歡迎的竟是香煎過的米血,這款以鵝血做成的米血吃起來口感特別好,簡直是麻油雞的絕配.

因為冬筍上市,所以舅媽煮了一鍋魷魚螺肉蒜,阿根廷魷魚要發上一夜,螺肉罐頭瀝去湯汁,以免湯頭過甜,肉絲蝦米爆香,最重要的食材是冬筍片和青蒜苗,這一鍋在早期的台灣社會可說是富貴人家才吃得起的高檔菜,魷魚螺肉都是舶來品,很稀罕,如今連在餐廳也不容易吃到,算是快要失傳的古早味台菜,也有一說這是當時所謂的酒家菜.

滿滿的一桌子菜除了美味更是濃濃的親情.我依稀記得小舅和舅媽來台北度蜜月時,曾在我家住過一夜,轉眼間就兒孫滿堂,小舅年輕時脾氣不太好,有時會對舅媽大小聲,如今兩人感情愈老愈親,總是一起上市場買菜.滿頭白髮的小舅邀請獨居的姊姊回娘家吃好料,我們後輩的也跟著沾光了 !

全酒麻油雞
魷魚螺肉蒜
加了白胡椒的涼拌大頭菜
一桌的好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