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9日 星期二

一顆最好吃的大蘋果 / 每個人都能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落 / 讓人失望的 Ma Peche / 從時代廣場開始和結束的 2014 紐約之行

30 美金一個禮拜無限搭乘的交通券最划算
紐約的地鐵真是讓人頭痛
陣仗驚人的街頭藝人

30 美元一週無限搭乘的交通券,是暢遊紐約最划算方便的選擇,地鐵,巴士隨你搭.不過就算你弄得清楚地鐵是往 uptown 或是 downtown ,但是要從那一個出口上去,還是摸不著頭緒,東北角 ? 西南角 ? 只能隨便先找一個出口走出地鐵,來到地面,再查看路標.

雖然紐約是一個需要大量步行的城市,但是歷史悠久的紐約地鐵四通八達,基本上能帶你去所有想去的地方,也比以前乾淨安全很多.

IBM 大樓中庭
前衛的 New School
超好逛二手衣物店 - Becan's Closet
整修中的卡內基廳

我們這次入住了兩家風格迥異的酒店,一家是法國風情的 The NoMad Hotel ,另一家是以圖書館為主題的 Library Hotel ,雖然有點貴,但是很值得.麥迪遜廣場花園十一號的米其林三星餐廳是旅行的最高潮,連演十年的百老匯音樂劇 Wicked 雅俗共賞,不過我還是最喜歡歌劇魅影.

雀兒喜市場, Highline ,格林威治村, Ground Zero ,布魯克林大橋漫步,蘇荷區逛街購物,還有看不完的美術館,每個人都能在紐約找到自己最喜歡的角落. New School 附近的 Becan's Closet ,是超級好逛的二手衣店,我覺得比 Century  21 更有尋寶的樂趣.

名廚 David Chang 開的餐廳
生意不錯但東西實在不好吃
有想法的雜誌
Cereal Milk 冰淇淋是人氣商品

名廚 David Chang 在 Chambers Hotel 所開的桃福餐廳 - momofuku ,以港式飲茶的方式供應混搭的小菜,老實說,推車上的食物我沒有一樣喜歡,老外或許覺得新鮮好奇,我倒是很失望,又貴又難吃,看到隔壁桌吃貴鬆鬆的 " 割包 " 津津有味的樣子,真是覺得紐約客也蠻好騙的,只能說時勢造英雄吧 !

不過這位平步青雲的韓裔美藉廚師,不但在紐約非常活躍,還掏腰包出版了一本 Lucky Peach ,編排新穎可愛,內容豐富有趣,是一本精采的飲食雜誌,回到台灣以後,發現誠品已經有了中文版.

Christy's 待拍賣的藝術品
Rockfeller Center
最有名的跑馬燈
新年倒數計時這裡舉行

這次的紐約之行,因為從蒙特婁飛過來,所以沒有調時差的問題,馬上就可以進入狀況,抵達後和離開前我都去了時代廣場.數不清的霓虹燈閃爍,百老匯音樂劇廣告,納斯達克跑馬燈,到處擠滿了遊客,雙層觀光巴士穿梭不停,拿著小旗子的導遊,背包客,多國語言在耳邊此起彼落,這正是豐富多元的紐約縮影.

每個人生階段來到紐約竟有截然不同的感受,我和妹妹,妹夫,弟妹,外甥都曾經一起同遊,小芃有一段時期很迷戀紐約,這次好像終於認清紐約其實並不是一個適合每個人的城市.不過這裡總有新奇的東西吸引你,好像怎麼看也看不完似的,這就是大蘋果永遠迷人的地方 ! 

百老匯音樂劇的廣告看板
Daniel Radcliff 在百老匯的新戲 - The Cripple of Inishmaan
無不在的 m&m 巧克力
這也太大瓶了 !?

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從滾球草地站開始 / 華爾街的牛 / 南街海港 / 漫步布魯克林大橋 / 免費的 Staten Island 渡輪

911 恐怖攻擊變形擠壓的金球
Castle Clinton 前的加萊市民
砲台公園裡的都市農夫
被觀光客重重包圍的金牛
這裡就是罪惡的華爾街
紐約證券交易所
安東尼.波登的餐廳
魚市場早已遷走了
South Street Seaport
原來是倉庫群的 Schermerhorn 排屋

砲台公園裡面那個變形擠壓的金球,讓人很難不去回想 911 恐怖攻擊,還好都市農場 - Urban Farm 讓情緒緩和一下,公園裡有一方農地,學校的老師和家長帶著小朋友親近泥土,當個一日農夫,看著小番茄快變紅了,心情真的會好一點.

華爾街的標誌 - 金牛,被大陸觀光客團團圍住,不只是要和這頭牛拍照,還爭著要親手摸一摸,沾點牛市沖天的好運,希望自己能在股市大發利市,誇張的行徑反而成為新的景點,說它是華爾街的吉祥物真是一點都不為過.

逛遊到冷清的南街海港 - South Street Seaport ,整排昔日是倉庫的紅磚建築群現在已經改為餐廳,商店和藝廊,很難想像在十九世紀的時候,這裡曾是紐約港的航海中心,停靠在岸邊的 Ambrose 號,是當時負責將大船指引進入紐約灣的信號船.

我們在 Century 21 待了一整個下午,這家名牌折扣商店真是好玩極了 ! 在這裡買東西有種尋寶的快感,鞋子衣服多到不行,其中不乏很多大名牌,像是 Prada, Gucci, Kate Spade…. 定力一定要夠,否則會買到失心瘋出不來的.

這些數字究竟是什麼意思 ?
自由女神手中的思樂冰
21 世紀百貨公司
代理人法院
Beaux-Arts 風格的市政大樓
漫步布魯克林大喬
前方是曼哈頓大橋
紐約的天際線
橫跨東河最古老的大橋

跨越東河最古老的布魯克林大橋,是唯一沒有地鐵經過的鐵橋,四條粗壯的鋼纜,分吊在兩座哥德式的橋塔上,真的很壯觀.行人步道和自行車道都鋪上木板,我們在傍晚時分來訪,和許多人一起走在大橋上,吹著涼風,回頭遠眺紐約港和漸漸點燈的曼哈頓無敵夜景,完全免費.

記得慾望城市有一集,凱莉被困在史坦頓島上,其實這種免費的渡輪,是欣賞曼哈頓天際線最棒的搭乘工具,一趟約半小時,航程中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自由女神和艾利斯島,抵達 Staten Island 以後,每個人一定要下船,然後再排隊搭上回程的渡輪,眩目的摩天大樓在眼前展開,我很確定這是如假包換的紐約紐約了 !

免費的渡輪
無敵夜景
暮色中的自由女神

2014年12月5日 星期五

一切歸零 / 從零開始 / Ground Zero / 911 紀念公園及博物館

安檢嚴格的 911 紀念公園博物館,超出我的想像,雖然我一直都在關注這件爭議不休的規劃案,但是當我來到現場時,看見那兩個巨大的水池,聽到轟隆的流水聲時,老實說,真的非常震撼激動 !

兩棟 World Trade Center 被恐怖分子炸塌的畫面,即使經過十三年,仍然很鮮明.用什麼方式紀念因為這攻擊事件而喪命的三千人,我認為以色列籍建築師 Michael Arad 的作品 Reflection Absence 是充滿原創性的佳作.

利用兩處崩塌大樓的基地原址向下挖深,正方形層層水池,讓大量的水流向地底,流向未知的空無,水是眼淚,也是希望,因為它源源不絕,生生不息,流水聲正好掩蓋都市的吵雜喧囂,讓參觀者享有片刻的寧靜和反思.

水池的邊緣刻滿罹難者的姓名,如果你看到旁邊有一朵白玫瑰,就表示那天是他的生日.永生樹不可思議地枝葉繁茂,由受難者家屬所擔任的義工,可以為你解惑,或是分享一些溫馨的小故事.

一直到走出園區,心情依然沈重,恐怖主義未曾消聲匿跡,對美國這個超級強權而言, 911 真是不可承受之重,但也不過短短的十三年, Ground Zero 已經走出悲情,從零開始,整個規劃逐步完成.

黑洞讓人更加失落和遺憾
水聲掩蓋都市的吵雜聲
今天是 Ivan 的生日
所有罹難者的資料
Survivor Tree
911紀念博物館

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很藝術的一天 / New Museum / SoHo / MoMA

妹島和西澤設計的 New Museum
作品 Memorial for Marriage 現場演出
好想吃這道甜點 !

位於 Nolita 的 New Museum ,外型由七塊長方體交錯堆疊起來,遠遠就看到這棟銀白的酷炫現代建築,夾雜在老屋之中,非常醒目,妹島和世和西澤立衛在紐約再度合作,揚名國際.

這座以展出當代前衛,尚未出名被認可藝術家作品的美術館,一共有七層樓,能提供展出的面積不算太大,上下樓層用的載客電梯,不是很方便,展覽場所也有點零碎,算是先天條件較比較差的美術館.

來自冰島的 Ragnar Kjartansson ,展出自傳式的作品 -  Me,My Mother,My Father and I ,他採用多種媒材創作,其中有十位音樂家在現場抱著吉他自彈自唱,配合著藝術家父母演戲的片段,讓人很難忘,直至今天,那自由悠揚的吟唱樂聲仍不時盤旋在我的腦海中.

垃圾袋熊寶寶銅雕
蘇荷區是逛街的好去處
沒有摩天高樓
歷史最悠久的 Haughwout Building

鑄鐵建築原來是為了降低建築成本
經典的 Little Singer Building 

SoHo 早就不是租金便宜的廠房,藝術家現在根本就住不起這一區了.我們來的目的是想找瑞典小狐狸背包的旗艦店,到現在仍然想不明白,為什麼在小狐狸的故鄉斯德哥爾摩竟然沒有專賣店,反而要到紐約來買 ?

蘇荷區真的是逛街的好地方,街道不像第五大道那麼寬闊,觀光客也沒那麼蜂擁,除了一線大品牌,還有一些中高價位甚至平價的牌子,不時還會發現有個性的創意小店,充滿驚喜

一路上精美的鑄鐵建築更是蘇荷區的特色,當初為了降低成本應運而生的鑄鐵建材,是為了取代昂貴的大理石和青銅,無論是花格窗,拱頂門,伸縮樓梯,今天看起來都格外古典優雅,成了蘇荷區的歷史名勝.

MoMA 依然擠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朝聖者,動線還是那麼不順暢,但是當我近距離看到幾件大師的作品時,就像見到老朋友一樣開心,當場熱淚盈眶,真的一點也不誇張,藝術的力量就是這麼驚人,在我的心目中, MoMA 還是永遠的第一名.

MoMA 今天遊客並不算多
最厲害的素人畫家 - Henri Rousseau
好久不見 Matis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