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諾貝爾和平中心 / 奧斯陸歌劇院 / 尺度宜人的奧斯陸機場 - Gardermoen

港邊賣蝦的老伯
諾貝爾和平中心
2013 年的得主是禁止化學武器的組織 - OPCW
歷年和平獎的得主資料

奧斯陸最後一天的行程我們安排諾貝爾和平中心,還沒進去參觀以前,就被停靠在港邊的小漁船所吸引.一位白髮老伯販賣著煮熟的小紅蝦,裝滿一只空罐頭一個價錢,不用秤,生意很不錯,許多本地人來買,我嚐過這種小蝦的好滋味,現在正是最肥美的季節.

為什麼諾貝爾和平獎要在挪威的奧斯陸頒獎,而其他的項目都在諾貝爾先生的故鄉瑞典斯德哥爾摩頒呢 ? 真正的原因眾說紛紜,而我最喜歡的一種說法和吳祥輝一樣,因為出錢的諾貝爾喜歡挪威的易卜生和班生,所以讓出一個獎項來討好心儀的作家.

在這座和平中心裡,你可以找到歷年來和平獎得主的生平事蹟,有些是實至名歸,有些是政治考量,有的得主深陷囹圄,不能親自來領獎,有的獎座還被政府給沒收,二戰前夕史達林,希特勒,墨索里尼都曾經差點被提名,實在很諷刺.

 位於市中心的歌劇院
白色花崗岩大斜坡象徵冰河

中央車站附近的歌劇院造型真的非常搶眼,一大片白色大理石斜坡屋頂,就像冰河延伸至海中,我們和許多人一樣,特意散步走上去,找個地方坐下來欣賞眼前的峽灣美景和奧斯陸市中心的萬家燈火,滑板客也可以在特定區域內活動,非常人性,這一片斜坡要是不能溜滑板,那真是太可惜了 !

這裡是奧斯陸國家歌劇團和芭雷舞團的家,還有一間可以容納 1364 人的表演大廳,是挪威近年來最大的文化建設.整個興建過程非常順利,不但進度超前,還比原來的預算要少,實在罕見,可惜我去的時間已經停止入內參觀.負責設計的挪威 Snohetta 事務所,作品很多,包括 911 紀念博物館和紐約時代廣場的改建規劃.

奧斯陸機場 Gardermoen 離市中心只有 48 公里,可以從中央車站乘火車,也可以像我們一樣改搭班次頻繁的機場巴士.這座機場大多已採用自動化的 chech in 和託運行李完系統,完全可以自己來,十分節省人力.候機的旅客多半待在餐廳喝一杯,氣氛輕鬆歡樂,北歐三國之間來往頻繁,好像無國界一樣.一時之間我都忘了,來這裡是要搭機前往北歐之行的最後一站 - 斯德哥爾摩了 !

機尾以藝文人士頭像為航空公司的標誌
友善歡樂的機場
賣酒的地方
 兒童遊憩區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 人 " 是雕塑家 Gustav Vigeland 最想要表現的題材 / 奧斯陸維格蘭雕塑公園

傍晚時分從奧斯陸市中心搭乘巴士來到 Frogner Park ,這裡面有一座全世界最大的個人雕塑公園 - Vigeland Sculpture Arrangement ,全年開放,佔地廣闊,沒有圍牆,一共有超過 200 件的作品分放在四個區域 :  the bridge, the fountain ,the monolith plateau ,the wheel of life.

Gustave Vigeland 把他生命最後二十年的精力都放在構建這座雕塑公園上.這位害羞卻大方,孤僻卻熱情,有點悲劇性格的藝術家,一生最堅持用心的題材都是人和人之間的關係,是芸芸眾生,悲歡離合,生老病死這不可逆轉的生命之輪.雖然他一開始受到羅丹的影響,但最後走出一條自己的藝術之路,個人寫實風格鮮明獨特.

人生之橋上最出名的青銅作品 - 生氣的男孩,最為人所熟知,實際上比想像中要小號一點.看他氣成那樣,真是既心疼又好笑,緊握拳頭的左手,已經被人摸得發亮了.一位神勇陽剛的爸爸,竟然手腳並用,和四個天真的小孩玩耍起來.

幾名壯漢撐起來的大型噴水池是雕塑公園十字路的交叉中心,穿過鑄鐵大門就看到公園最高點的人塔, 一共有 121 個人相疊糾纏,爬向天堂,讓人過目難忘,這時腦中不禁浮現 Hannibal 第一季裡有些類似的驚悚畫面.

生命之輪是一組用花崗岩為材料的大型雕塑,沒有標題,多是兩兩一組,有男女,男男,女女,無論是青春還是衰老的肉體,都讓人非常感動,是我自己最喜歡這一個系列,它讓我不能迴避,必須直視人生的各個階段,各種關係,有掙扎卻也最有力量.

許多附近的居民在公園裡慢跑,更多人像我們一樣專程來訪,這位挪威人最引以為傲的藝術家,將身後的作品全數捐給國家.天色漸漸黑了,今天雖然沒有機會參觀他的居所和美術館裡的素描及畫作,但已經足夠了, Vigeland  留給我們的已經太多了.

Gustav Vigeland 雕像
生氣的男孩
傍晚十分造訪公園
這位爸爸太神勇了
 噴水池區
公園全景
美麗的鑄鐵大門
公園的視覺焦點 - Monolith Plateau
The Wheel of Life
男女之情
壯年的身軀
老年的扶持

2014年9月21日 星期日

Renzo Piano 的另一佳作 / Astrup Fearnley 現代美術館 / Elmgreen & Dragset 特展

從船上看 Astrup Feamley 現代美術館
美術館由 Renzo Piano 設計
Renzo Cafe 的戶外區
 雕塑公園
非常親水的設計

2012 年,當代最有創意的建築師 - Renzo Piano 替挪威船業大亨所擁有的基金會, 在奧斯陸的新開發區 Tjuvholmen 蓋了一座私人美術館,完全沒有龐畢度中心的誇張. Piano 用親水,明亮,原木,帆船這些元素蓋成兩棟建築,用一座橋來連接,靠水的一棟專辦特展,另一棟則展出船業鉅子的永久收藏.

大師的作品採用玻璃屋頂,遠看像鳥的羽翼,又像滔滔波浪,建築物延伸至水邊的雕塑公園,在 Renzo Cafe 坐下來,赫然發現連戶外的的空間都是原木地板,美術館和大自然連成一氣,只能說 Astrup 和 Fearney 兩大家族眼光獨具,奧斯陸人能擁有這樣一座美術館,真是幸福 !

展覽從地下室置物櫃開始 - gay sauna
同性戀婚姻
Elmgreen & Dragset 雙人展
奇蹟
從二樓俯瞰作品 
對藝術展覽的反思
小小美人魚變性了

我們先從特展開始參觀,英國的 Elmgreen & Dragset 一直是我喜歡和關注的雙人組.這件稱為自傳 - Biography 的展覽,第一件作品就在地下一樓的置物間,老實說我被那個半裸趴下等待馬殺雞的男子蠟像嚇了一跳,接著我就提高警覺,因為參觀者已經置身在裝置藝術之中.

每件作品都有關連性卻也可以單獨欣賞,有點不舒服,有點看不懂,但是非常有意思.每個人的解讀都不甚相同,我和小芃相互討論的過程,就好像創作出一件全新的藝術品.作者毫不掩飾身為同性戀者的困境,整個展覽就像一頁頁個人成長的私密事件簿.

過橋來到永久收藏展場,你不得不讚嘆作品的前衛另類,喜不喜歡都不重要,美甚至是醜根本不在考慮之列. Damien Hirst 的牛被開堂破肚,像耶穌被釘在十字架般地泡在福馬林裡,讓人驚嚇,反胃,省思,佩服.我和小芃都同意, Astrup Fearney 是北歐之行最令人難忘的美術館.

永久性收藏 - Damien Hirst
收藏者的眼光前衛開放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時尚的 Aker Brygge / 不小心找到的餐廳 - Tjuvholmen Sjomagasin / 不同凡響的海鮮盤 / 一間客房造價一百萬美金 - The Thief Hotel

港邊的慕德皇后
熱鬧的 Aker Brygge
船上的餐廳
曬太陽看書

Aker Brygge 這一區原來都是沒落的工廠碼頭,奧斯陸市政府分成四期進行都市更新,完成之後變身時尚商業區和住宅區.廢棄的工廠改裝成購物商場,沿著海邊舖設的人行步道,林立的餐廳酒館,一年可以吸引 1200 萬觀光人潮,成為奧斯陸最受歡迎的景點.

在這整面大區域中, Tjuvholmen 是最 " 潮 " 的一塊,這個詏口的字其實是 thief islet 的意思,早在十八世紀,這片海邊爛地是流放小偷的地方,當時最底層的人群聚居這裡,後來經過長期填海造鎮,如今成為奧斯陸最 in 的區域,一間有海景的高級公寓絕不是一般老百姓能買得起的.

Tjuvholmen 碼頭邊的餐廳
我們來得比較早
第一層有干貝生蠔鮭魚
第二層是熱烤的介殼類海鮮

在我的認知中,挪威一向是海產輸出大國,特別是鮭魚,可是高昂的物價,感覺什麼都好貴,甚至連鮭魚也不是很普遍.走進這家海鮮餐廳,發現菜單裡的雙人海鮮盤價格雖不便宜,但是合理,因為海洋資源枯竭,高品質的海鮮在什麼國家吃都要花大錢的.

被法國人稱為海洋珍果 - fruits de mer 的海鮮盤,第一層是淋上香草檸檬汁的生干貝和鮭魚生魚片,附近海域的生蠔,一堆煮熟的小紅蝦,搭配三種沾醬.特別值得介紹的是這種挪威小紅蝦,看起來不怎麼起眼,但是每一隻都十分肥美鮮甜,是我吃過最特別的帶殼小蝦.

第二層是烤過的龍蝦,帝王蟹腳,一大盤白酒淡菜,還有來自亞得里亞海域,被挪威人視為珍饈的海螯蝦 - langoustine ,我發現幾乎每一桌都有點這種肉質介於龍蝦和螃蟹之間,氣味高雅的的螯蝦,現在剛好是盛產期.

這一頓海鮮吃下來我感覺心滿意足,無話可說,蝦蟹類海鮮吃到撐,真是太奢侈了.我們來到對面 2013 年才開幕的六星級酒店 - The Thief Hotel 參觀,這家精品旅館以收藏豐富的藝術品著稱,每一間客房據說裝潢和牆上的畫作價值超過一百萬美金,可惜我們只能在大廳瀏覽,也許下次可以去住住看.

有趣的雕塑
餐廳外可以泊小艇
號稱六星級的酒店
充滿藝術品的大廳
2013 年開幕的精品旅館

2014年9月17日 星期三

奧斯陸國家美術館 / 失而復得的吶喊 / 質量具豐的孟克收藏

圓環中央的現代雕塑
盛開的櫻花
創立於 1837 年的國家美術館
小朋友校外教學
神祕又朦朧的青春期 - Puberty
桀驁不馴的 Madonna
1893 年的吶喊

奧斯陸國家美術館將展覽空間以不同顏色的牆面來區分,粉紅色是巴洛克時期,粉藍色是浪漫時期,深藍色是印象派時期,淺橘色則是挪威當代藝術家的作品,統稱為 The Dance of Life .你可以依照時代循序欣賞,當然也可以挑選自己最喜歡的展廳慢慢看,甚至申請在館內鉛筆寫生.

美術館最精采的收藏就是挪威國寶 - Edvard Munch 一批質量具豐的作品,舉世聞名的 " 吶喊 " ,誇張卻貼切地表達出現代人焦慮痛苦的心靈,就像惠斯勒的母親,達文西的蒙娜麗莎一樣,直接觸動人類的心弦,不需要多做解釋,藝術在孟克的畫筆下顯得一點也不艱澀難懂,畫中人與觀者之間好像是零距離一樣.

1994 的一個深夜 " 吶喊 " 第一次被小偷破窗而入偷走, 後來失而復得, 2004 年蒙面持槍匪徒大白天當著參觀者的面,將吶喊和瑪丹娜兩幅畫取下以後,揚長而去,雖然兩年以後作品又找到了,但是整個過程撲朔迷離,充滿戲劇性,簡直就讓人想吶喊,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

近距離欣賞孟克的的作品,內心是激動的.瑪丹娜這個風情萬種的女子,究竟是誰 ? 是聖母瑪麗亞 ? 是孟克的謬斯 ? 還是沉浸在性愛中桀驁不馴的波西米亞人 ? 而正在竭力嘶喊釋放痛苦的可能不只是變形的畫中人物,也是背景那鮮紅如血的夕陽,那貫穿自然無止境的吶喊,更是畫家內心深處瀕臨崩潰的焦慮顫抖,我感覺他對著我迎面而來,讓人無處躲藏.

我住在孟克大街上的孟克酒店,因為從我還很懵懂的時候,就一直喜歡他的作品,從沒改變過.孟克讓人一眼難忘,個人風格強烈,每當遇到困頓,有苦難言的時刻,吶喊的畫面會不自覺地出現在腦海中,彷彿自己和那個變形的吶喊人相互重疊.在青春期和瑪丹娜兩幅畫作當中,好像也找得到部分的自己,孟克就是這麼有魔力.

這趟參觀國家美術館的孟克收藏展,和心儀的畫家近距離接觸,目睹原作果然比畫冊精采時的喜悅,對生命之序似乎更有一種理解,真是不虛此行.我雖遠道而來,卻也滿載而歸.

以牆壁的顏色來區分年代
巴洛克時期
浪漫主義時期
印象派時期
挪威當代藝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