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3日 星期日

巴孔寺 / Bakong / 羅洛斯遺址第一座神殿山 / 草創時期的真臘王朝

深達三公尺的護城河
羅洛斯遺址中最重要的建築
吳哥王朝第一座神殿山的造型
濕婆的坐騎
 仰之彌高
拔草的工作人員
守護神殿的獅子
大象的鼻子都不見了

今天進行所謂外圈的行程,因為距離較遠,所以我們選擇汽車.我發現行駛在公路上,特別是搭載觀光客的汽車,不是 Toyota Camry ,就是 Lexus 休旅車,而且清一色都是金色的,司機說這些都是來自日本的二手車,他通常開兩年以後就會出售,先還掉銀行貸款,再向銀行借錢換另一輛同型的二手車,只要客源不斷,汽車就是生財工具.

一路上黃沙漫漫,烏雲密佈,氣壓好低,希望大雨慢一點下來.今年的雨季來得比較早,我想到吳哥王朝的興衰和水利工程密不可分,半年乾季半年雨季的熱帶季風氣候,如何利用水庫,溝渠,蓄水池...讓荔枝山和洞里薩湖之間的這塊平原發展起來,展現的正是真臘民族的過人智慧

在暹粒東南方十三公里的羅洛斯河畔,可說是吳哥王朝的起家之地.因陀羅跋摩一世除了修築水庫之外,他在公元 881 年興建的巴孔寺,是第一座神殿山 - temple mountain .在印度教信仰中,最高的神殿象徵宇宙的中心 - 須彌山,供奉的主神是法力無邊的破壞之神 - 濕婆.

巴孔寺五層逐漸向上縮小的平台,和金字塔的結構類似.我們從第二層慢慢往上爬,抵達最高的第五層時,階梯異常陡峭,非手腳並用不可,真是仰之彌高,讓人覺得自己好渺小.巴孔寺的日落很有名,可惜雨滴開始打在身上,我們只好往回走,護城河邊上一頭瘦牛低身吃草,穿著綠衣服的維護人員還在用著長掃帚冒雨清理落葉.

剝落侵蝕的仙女
塗鴉
斷垣殘壁
修復古蹟的德國團隊
高高的城牆
好瘦的 Nandi
古蹟維護耗時費力

崩密列 / Beng Mealea / 浪漫的探險之境 / 不知從何修起的古蹟 / 宮崎駿天空之城的發想原地

遭到破壞的 naga
自然與古蹟共生
騎著 nandi 的濕婆
仙女像
完全無法修護
倒塌的門楣

崩密列是外圈上最遠的景點,位於吳哥城東方 40 公里的距離,進去景區參觀需要另外支付五美元的門票,並不包含在原來的三日券裡 ( 不知道為什麼? ) , 崩密列的原意是蓮花池塘,但是我始終找不到池塘,更別說蓮花了.一路參觀下來,覺得 " 崩 " 和 " 列 " 真的很傳神地形容密林中這處不成形的寺院廢墟.

以前的遊客若要參觀崩密列,最好是請當地人,特別是小孩當嚮導,因為對他們而言,這裡就是平日的遊樂場,爬上爬下,熟門熟路,什麼地方有個濕婆像,哪裡的仙女最阿娜多姿,如何找到被大樹包覆的藏經閣,他們總是能帶你去,只要最後給些小費就好,充滿探險的趣味.

目前一條木棧道已經修好,只要順著走,就能得到一個粗略的概況,棧道還在一直修建,因為崩密列的範圍實在太大,也許這就是要多收五美元的原因吧 ! 有些人們總是壓抑不住探險的好奇心,不過為了怕遊客發生危險,有一些崩塌嚴重的地方禁止攀爬,園區管理員會對違規者吹哨子,以示警告.

崩密列傾倒崩塌的狀況真的很嚴重,恐怕永遠無法復原,保持原狀就是最好的對策.想像初初建成時的雄偉莊嚴,再看看現在這個廢虛模樣,不禁想起金剛經中最有名的兩句經文 :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據說宮崎駿在畫天空之城的時候,有部份場景是以崩密列為創作原型的.

參觀崩密列確實是一次奇妙的經驗,吳哥窟的古蹟維修需要龐大的資金和人力,又因為是 UNESCO 評定的世界文化遺產,所以世界各國共同出資,組成維修隊,一般都是趁著旱季工作,雨季就回國休息,但是崩密列恐怕是個例外,因為實在不知從何修起,那就讓它保持原狀,永遠崩裂下去吧 !

沿著步道進入坍塌的內院
樹與牆的共生
仙女依然姿態曼妙
四足獸已經不見

女王宮 / Banteay Srei / 國王賜與高僧的靜修之所 / 令人歎為觀止的石雕神技

世界文化遺產
是否和陽具崇拜有關?
粉紅色的沙地
濕婆擁抱妻子
僅僅是裝飾功能的華麗門楣
蓮花柱頭
內庭禁止進入

女王宮屬於外圈的範圍,從吳哥城往北大約二十公里的距離. 1914 年,一位法國的地理學家在勘察荔枝山的時候,發現這座隱藏在密林中長達數百年之久的藝術珍寶.這座小巧精緻的寺廟被法國人稱為 Citadel of Beauty ,想當然爾,誤以為是吳哥國王嬪妃所居住的宮殿,中文翻譯也因此以訛傳訛,最後成了家喻戶曉的女王宮.

不像大部分的吳哥建築,女王宮並不是皇家寺院,根據石碑和銘文的記載,一位德高望重的僧人 - Yajnavaraha ,他不但是羅貞陀羅跋摩二世的國策顧問,更是太子闍耶跋摩五世的老師,國王賜予他一塊位於暹粒河上游的土地,以作為退隱修行之用,只是我的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如此繁複精巧的雕刻,曲線玲瓏的仙女,袒露豐碩飽滿的乳房,彎曲纖纖的手指,臉上的淺淺的微笑,這會不會有礙清修呢 ?

1923 年,戴高樂執政時期的法國文化部長 Andre Malraux ,曾經偷走女王宮四尊仙女像,還好被及時發現,要了回來,可見仙女的威力.當局為了保護古蹟,結合猴身和 Garuda 頭部造型守護神所在的內庭,已經不准遊客進入,無緣見到身姿曼妙的仙女.不過女皇宮確實有一種獨特的魅力,沒有陡峭的階梯,高聳的神殿山,尺度十分可親,讓人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女王宮最了不起的遺產是精密細緻的石雕,當初來自東南亞各地的頂尖工匠,手藝超群,有的像木雕一樣圓潤,有的如織錦那般繁複,無論是欣賞石材粉紅的色澤,還是炫技的成果,甚至是藉由圖像敘述出來的印度史詩故事,都是那麼引人入勝,光是一塊門楣就能駐足許多,因為有太多細節需要關注,女王宮絕對值得遠道而來.

女皇宮的守護神
黑天殺死 Kamsa 的故事
正在修牆的工人
消暑的棕糖水
地雷受害者組成的樂團
濕婆的坐騎 - Nandi
每一塊石頭上都有編號
看不見盡頭的走道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巴揚寺 / The Bayon / 高棉的微笑 / 闍耶跋摩七世為自己興建的陵寢寺院 / 吳哥王朝最後一座國寺

闍耶跋摩七世為自己修建的寺院
日本團隊負責修復
想像當年的金碧輝煌

曾經有歷史學者批評吳哥王朝的闍耶跋摩七世好大喜功,為了把權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改信大乘佛教,將王權神權合一,修築寺院勞民傷財.沒想到此話一說,柬埔寨全國上下,包括王室成員都大加撻罰,無法接受,因為闍耶跋摩七世在柬埔寨人民的心目中,是一位傑出的明君,民族英雄,不但擊退外族占婆人的入侵,國土疆域空前擴張,成為中印之間的超級大帝國,也是吳哥王朝最光輝的時代.

這樣的批評也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闍耶跋摩七世將階級森嚴對立的印度教,改成眾生平等包容的大乘佛教,對老百姓來說難道不是一種解脫.戰功彪炳的國王還能發展水利事業,修醫院,建學校,拓展對外貿易,讓國富民強,文治武功集於一身.當初修建的寺院佛廟,藝術價值高,品味不凡,如今成為取之不盡的觀光財,有多少柬埔寨人靠著祖先的遺產吃飯.

古蹟隨時都需要照顧
從長廊就可以估算出建築的規模
國王騎著大象出巡

這是迴廊上如壁畫一般的浮雕,好像柬埔寨版的清明上河圖一樣,將皇家和庶民的生活情形描刻下來,栩栩如生.我特別挑選兩幅,搭配元代周達觀在真臘風土記中的描述,都非常真確.右下角騎馬的將軍果然沒有馬鞍,國王卻安坐在大象身上的凳子上面,浮雕下方的一整排人都是跪地頂禮膜拜.

真臘風土記 : 馬無鞍,象卻有凳可坐
                     國主出入,觀者皆當跪地頂禮

漁民捕魚浮雕

浮雕右邊的小舟,根據周達觀的描述,就像今日所見的獨木舟一樣,兩頭尖尖,肚子大大,可以裝好幾個人,漁民用槳划船.浮雕下半部雕刻出水裡的生物,包括魚,龜,還有鱷魚.鱷魚的體型和小舟差不多大,很像龍,有四隻腳,不見耳朵,相信這位元代的特使一定吃過鱷魚肉,他特別稱讚這種龐然大物腹部的肉質爽脆鮮美.

真臘風土記 : 小舟以一巨木鑿成槽,以火熏軟,用木撐開,腹大兩頭尖,無篷,可載數人,止以櫂划之
                     鱷魚大者如船,有四腳,絕類龍,特無角耳,肚甚脆美

佛頭價值不菲
門楣上的仙女
雙人舞

巴揚寺當初可謂金光閃閃,金塔,金橋,金佛,金獅子,還有數不清的鑲嵌寶石,如今這些輝煌早已不在,不過吳哥的微笑卻是世界的瑰寶,今天有三十七座塔,每座塔有四面像,都是巨大的佛或是闍耶跋摩七世的臉,他靜穆沉思,了然微笑,無所不在,無時不在,這不可思議的微笑撫慰了多少人的心靈,所以柬埔寨人容不下任何批評.

闍耶跋摩七世其實是謙卑的,因為他頭上的蓮花寶座還是對佛陀表達萬分的尊重,當初的工匠除了手藝過人,悟性更是高人一等,這種似笑非笑的表情,把國王和佛陀簡直是融為一體,拜國王就等於拜佛,神權王權自然統一於無形,真是高妙.無論是藝術還是宗教價值,高棉的微笑堪稱絕無僅有,難怪被評定為世界文化遺產,讓地球人共同守護.

三十七座塔
不可思議的微笑
linga - 陽具崇拜
無所不在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