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15日 星期五

萬國建築博覽會 - 天津


袁氏宅邸

馮國璋舊宅

修復中的李叔同故居

溥儀在此靜養浩然之氣

靜園門禁森嚴

靜園曾經淪為住滿四十五戶人家的大雜院

吃完早餐,我們叫了出租車,打算前往天津車站,搭乘高鐵返回北京.師傅問我們這幾天去了那些地方?他說除了解放北路,五大道,新意街之外,還有一些名人故居非常值得一看,可以順路去轉一轉.反正大家都不趕時間,就請這位看起來見聞廣博的師傅載我們去吧!算是這趟旅行的意外收獲.

出租車師傅問我們對袁世凱的印象如何?我回憶著歷史課本裡所教的內容,這位只當了八十三天洪憲皇帝的北洋軍閥,將清廷和南京政府玩弄於股掌中,和日本簽了不平等的二十一條約,對我們而言,都是負面的印象,可是師傅卻說,對天津人而言,這位袁大總統在津期間,建樹很多,疏浚海河,修建火車站,開馬路,設銀行,辦學校,正面多於負面,相同的歷史,卻有著不同的解讀,真的發人深省!

袁世凱位於海河邊,奧租界的大宅, 1918 年才完工,他自己根本就沒住過.這座有著紅色陡坡屋頂,扣鐘形狀採光亭的建築物,是天津獨一無二的德式風格洋樓,據說內部的裝璜留下很多中世紀遺風,二樓有暗門直通地下室,再達花園,以方便逃難之用,目前這座豪宅是一家高檔餐廳.

位於日租界宮島街的張園,原為阻擋武昌起義的清末一品大將張彪的住宅.清水紅磚,古典氣派,這裡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和宋慶齡女士,在 1924 年 12 月間停留天津期間的居所,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國父在平遠樓見了許多人,調解很多事,頒了不少訓令,國事如麻,積勞成疾,他的身體早已出現不適,德籍,日籍醫生都曾進入張園為其診治,國父此時應該已經是肝癌末期,藥石罔效了!

溥儀被馮玉祥等人趕出紫禁城以後,也曾入住過張園,他在這裡還受到如君主一般的待遇,並將此地設為清宮駐津辦公室.後來才搬遷到同樣在日租界,原為駐日公使陸宗輿住宅的乾園,溥儀後來將其改為靜園,為的是蟄居天津,靜觀其變,靜待時機,所謂 " 靜 " 以養浩然之氣.

" 最後的皇帝 " 和婉容皇后,文琇,住在這幢外部西班牙式,內部其實是日式裝修格局的大宅第裡.1931 年,這位滿清遜帝靜悄悄地離開天津,到了老家東北,在日本人的扶植下,當了滿州國的皇帝,這個皇帝當起來也實在辛苦.靜園變得一點也不安靜,這裡曾經淪落為大雜院,住了多達四十五戶人家.

最後我們停在張學良的故居前,現在已是一家婚紗攝影店.張學良和台灣的關係就密切很多,小時候一直以為他是壞人,是西安事變的主謀者,所以才被蔣總統軟禁起來.隨著解嚴開放,歷史真相慢慢被揭露,才知道這位被共產黨視為抗日英雄的少帥,傳奇落寞的一生.許多大陸來台的觀光客,希望去參觀他位於新竹五峰清泉地區的故居,甚至有人想買下北投的禪園,由此可見,他在大陸同胞心目中的地位.

位於法租界,巴洛克風格的豪宅,原是一位貝勒爺的房產,張學良 1927 至 1932 年間,和元配于夫人以及趙四小姐住在此地.我站在陽光明媚卻寒氣逼人的天津街頭,心想,造化真的作弄人,當時的一個決定,竟然影響個人的命運,和整個歷史的發展,我回想張學良接受電視訪問的畫面,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人物,怎麼能這麼坦然又淡然地面對自己戲劇性的一生呢?


國父和宋慶齡於 1924 年曾下榻此處

原為張之洞親信張彪的舊居

天津規模最大的法國教堂

興建豪宅的木料全部自菲律賓進口

現為婚紗攝影的張學良天津故居

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去五大道看小洋樓上歷史課


五大道風情區的起點

炸開東陵將乾隆慈禧太后墓穴盜走一空的孫殿英舊宅
社會名流周明泰故居
富商李警予的宅第
張作霖三姨太許氏的洋樓
被張作霖暗殺的國務總理張紹曾的豪宅

今天的行程是來到城南的五大道風情區,其實五大道並不只是五條馬路而已,它指的是一個約定俗成的區域,指的是英國租界裡的住宅區.舊時被英國人命名的倫敦道,愛丁堡道,劍橋道,新加坡道,香港道,後來都改成以中國西南名城命名的成都道,重慶道,大理道,睦南道等.你可以選擇搭乘馬車遊覽區域內的歐陸風情洋樓,最後我們還是決定步行漫遊,超過三百座各國風格皆具的建築物和名人故居,只能依著自己的體力和時間瀏覽,所以肯定會有遺珠之憾的.

對天津人而言,五大道是洋人,買辦,老爺,太太們,只說北京話,而不說天津話的化外之民,不富即貴的人士聚居之地,這話說的有點鄙視,可是這個國中之國,真的住了不少皇親國戚,遺老遺少,富商巨賈,社會名流,還有更多北洋政府下野的要角.

住在租界區裡相對安全,天津可以說是政治的避風港,離權力中心北京又比較近,可以伺機而動,再加上交通海關之便,充滿賺錢的商機.小洋樓比起傳統的四合院,住起來舒服得多,隔院臨街,花木掩映,私密性高,一棟兩棟地蓋起來,大家就這麼買地自建,口耳相傳,形成規模.

這一帶的西式洋樓,和解放北路規規矩矩的公共建築大大地不同.中國的屋主可以依照自己的需要和喜好,請建築師加根科林斯大柱,或是巴洛克雕飾,還是羅馬式圓頂都可以,建築師更樂得自由發揮,所以在五大道,什麼樣式的洋樓都有,中西合璧也不奇怪,共同的特色是,每戶洋樓多半尺度宜人,幽靜溫馨.

經過顧維鈞的舊宅,雖然不能和北京鐵獅子胡同,據說是陳圓圓故居的宅第相比.這位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的傑出外交官,最初是袁世凱的英文秘書,當過北洋政府的國務總理,出使過法國,英國,美國.他最令人傳頌的功績,就是在巴黎和會上,以山東的孔夫子比擬耶路撒冷的耶穌基督,拒絕在凡爾賽和約上簽字,讓山東問題成為懸案,不讓日本得逞.他後來是中華民國駐聯合國的首席代表,和葉公超讓美國簽下至今仍然影響美中台三邊關係的 - 中美共同防衛條約,所以他被共產黨視為戰犯.

另一位被稱為豬仔總統的曹錕,原本只是歷史課本裡面的人物,忽然變得鮮活起來,這位靠賄賂每位議員五千塊大洋而當上總統的直系軍閥,被迫和馮玉祥下野,退出北京政壇後,帶著幾位姨太太避居天津.醜聞纏身的曹錕,他的舊宅卻是沉穩中透著氣勢.還好他最後不願意當日本人的走狗,故意與蔣介石做對,總算是保存了晚節.

五大道的每一棟洋樓都是一段歷史,都有說不完的故事,走一趟五大道,就像上了一課中國近代史一樣,這裡已經成為天津的標誌,讓天津成為文化底蘊深厚的名城.

偽滿州國是日本覬覦中國的歷史明證
格局方正對稱的公共建築物
氣派的入口台階
中國現代最卓越的外交官
顧維鈞曾經擔任海牙國際法院的副院長
被稱為豬仔總統的曹錕
拒絕當漢奸保存晚節的曹錕舊宅

義大利在境外的唯一租界 - 天津新意街


飲冰室書齋

梁啟超故居

百科全書式的大學者

義大利兵營

渤海商品交易所

奉系軍閥湯玉麟的故居

樸素的聯棟排屋

為了拜訪梁啟超的故居和書齋,我們特地來到義大利租界. 1914 年建成的西式洋樓,是實用性強的折衷主義風格,和飲冰室主人的個性十分吻合,完全摒棄華麗繁複的裝飾.這位與康有為齊名的大學者,接受光緒皇帝的臨危授命,成為戊戌政變的主要成員,他將書齋命名為飲冰室,其實是借莊子的話來表達內心的憂慮焦灼.梁啟超豐富多彩,波瀾壯闊的一生,就是中國近代史的縮影.

一百多年前,首任駐天津的義大利領事,在租界區內進行勘測規劃,利用海河清淤的廢土填平沼澤窪地,修建排水系統,鋪設天津的第一條柏油路,興建義大利式花園住宅,還有公園,市場,俱樂部,警察局等公共設施,使得這一區一直以來就是高級住宅區的集中地,很多離開中國政壇的人物喜歡入住此地.

奉系軍閥湯玉麟的舊宅,無論是一百年前,或是放眼今日,都是豪宅中的豪宅.一共有五十五個房間,文藝復興風格的建築物,部份對稱,羅馬式大柱,花崗石砌壘,高貴典雅,佔地廣闊,汽車可以直接開到樓前的大台階,只可惜,主人翁在九一八事變後,未發一槍,就倉皇逃到天津來,實在有失軍人的愛國本色.

義大利兵營是意租界裡面最典型的義大利式公共建築,呈現ㄇ字型的磚造建築,規模宏偉,保存完整,是民國初年,義大利軍隊常駐中國,設於天津的兵營,也可以說是八國聯軍入侵的鐵證,目前為天津的中國武警所用.

天津河北區的意式風情區,經過修繕招商後,很多餐廳, cafe ,啤酒坊進駐,利用天然石材,或是鵝卵石鋪面的人行步道,讓新意區成為自由行,背包客的必遊景區,周邊還有興建中的高級住宅和酒店.全中國最有義大利風情的建築群,值得慢慢探索和品味,只可惜天氣實在太冷了!沒法在戶外呆太久,等天氣暖和一點,在充滿異國情調的露天咖啡座,喝杯咖啡或是啤酒,一定超讚!


意式風情區的步行街

耶誕節的燈飾已經掛上

充滿意式風情的西餐廳

以甜點出名的 cafe

巴伐利亞啤酒坊

馬可波羅廣場

2010年1月13日 星期三

東方的華爾街 - 天津解放北路


解放北路漫遊的起點

可以定時開合的鐵橋

中西交融的世紀鐘

全長 2300 公尺的解放北路

中國人民銀行

中國銀行

中國農業建設銀行

據說出自和巴黎鐵塔同一位設計師之手,橫跨海河的鐵橋,是我們今天漫遊的起點.這座可以定時開合,讓大輪船進港的橋,將老龍頭火車站和英法租界連接起來.由它不同時期的名稱,便可以看出歷史的更迭.英法租界時期,最早是由法國工業局主持興建的,所以叫做法國橋,因為世界各國的商船都可以通過,又名萬國橋,國民政府時期稱為中正橋,共產黨建國,就順理成章改名為解放橋,一直沿用到今天.

附近的世紀鐘已經是天津的地標,這座大型雕塑,儘管有人質疑剽竊日本新宿 NS Building 的創意,我還是停下來細細欣賞.高四十公尺,用了重約一百七十公噸金屬製作而成的大鐘,是天津最準的鐘,因為利用全球衛星定位系統的科技,幾乎沒有誤差.齒輪铆釘只是為了呈現工藝的美感,十二星座,太陽,月亮代表時光流轉,陰陽交替,這座整點報時,夜間發光的世紀鐘,和天津一樣,中西交融,既古典又現代.

全長只有 2300 公尺的解放北路,一百多年前就是一條金融街.南半段是英租界的維多利雅道,北段則是法租界的大法國路.街上盡是銀行,領事館,郵局,通訊社,俱樂部,洋行....,建築物各有特色,希臘,羅馬,哥德,日耳曼,俄羅斯式,在這裡都看得到.走在不算寬闊的街上,聽著 " 風聲 " ,有種時光倒流的錯亂感,鴉片戰爭以後,天津被迫開埠通商,這條街是帝國主義對中國進行經濟掠奪的大本營,操縱天津,乃至於整個華北的金融業.

寒風刺骨的下午,我們安步當車,走完全程.花旗銀行,匯豐銀行,在這裡都有據點.屈臣氏大藥房,太古洋行,還有洋行之王的怡和洋行,一定也不會缺席.想到滿清政府的腐敗,注定被列強鯨吞蠺食的中國,心情頓時有點沉重,身體又凍又乏,這時候只想喝杯熱咖啡暖暖身心,好不容易來到凱悅飯店,沒想到飯店已經歇業,正在進行為期兩年的大整修,解放北路的漫遊,就在小小的遺憾中結束.


早年以販賣鴉片茶葉為主

怡和洋行興建中國的第一條鐵路 - 吳淞鐵路

老牌的英資洋行

國泰航空公司是太古旗下最知名的企業
天津最早擁有鉛印設備的印刷廠
天津路透社分社,英文京津泰晤士報的舊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