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

Paris Museum Pass + Navigo Decouverte 超值組合 / 臭烘烘的巴黎下水道博物館 / Frank Gehry 巴黎電影博物館

超值的博物館卡
方便的地鐵週票
歷史悠久的民生工程
 每天有 1300 名工人在地底下工作
比想像中寬敞的下水道
全城有2.6 萬個下水道孔蓋
增加水壓加快水流以沖走沈積物的木球
悲慘世界中有關於下水道的一幕

因為買了 Museum Pass 和地鐵週票 - Navigo Decouverte ,可以到處啪啪走,是在巴黎旅行絕對划算的超值組合.

巴黎的下水道博物館就是臨時加進去的行程.它雖然不算古蹟,但其實歷史悠久.這件經歷多次改造的百年大工程,讓塞納河不受污染,讓巴黎人有乾淨的飲水,是很有遠見的民生工程,令人佩服.

除了走進一段真正的下水道參觀,還展出除污淨水的各種機器設備,配合模型文字說明下水道在各個時期不同的演變,內容很豐富,會有一種如果不來,巴黎之行會缺了一角的感覺.雖然味道蠻臭的,我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

雨果在悲慘世界中詳盡的描寫 Jean Valjean 揹著他未來的女婿穿越下水道的一段,據說是因為大文豪有一位在下水道任職的朋友,所以是有根有據的,才能讓讀者有身歷其境的感覺.臨走前才弄清楚,原來提供巴黎人街邊飲水的 Wallance Fountain ,也歸下水道部門管理.

大師 Frank Gehry
館內有一間電影院

本來要去 12 區的 Promenade Plantee ,想看看紐約 Highline 的巴黎原版,可惜天氣真的不配合,好冷,大風,所以改變心意,決定去 Museum Pass 可以使用,也在 Bercy 附近的電影博物館,雖然只是 Frank Gehry 的小品,但是外觀還是有大師明顯的個人風格,遠遠就認出來了.

永久展覽以道具,服裝,圖片,文字說明電影的歷史演進,特別是法國電影.這段期間正好是法國新浪潮電影最有代表性的導演 - 楚浮特展,館內的電影院正在上映四百擊,來看電影的觀眾多半有點年紀,可能是想回味和主人翁一樣,那一段叛逆苦澀的青春歲月吧 ?

博物館的咖啡館也叫做四百擊,可見法國人有多麼喜愛楚浮.這部半自傳的電影是文藝青年必看的片子之一,我對那位崇拜巴爾札克,狂愛電影,後來進了感化院的 Antoine 印象深刻,他那張迷茫的臉龐,還不時會出現在腦海中,漫無目的的青春何去何從的感覺,我也曾經有過,只不過是很久遠以前的事了 !

楚浮特展
咖啡館叫做四百擊

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巴黎最酷的展覽 - Inside / Palais de Tokyo / 從正午開到午夜的美術館

巴黎最酷的美術館
透明的置物櫃
書店旁的歇息空間
兒童教室
Numan /  For Use / Tape Paris

巴黎是想要有系統認識西洋美術史最完美的地方.先從羅浮宮開始,接著去奧賽美術館,然後是龐畢度中心,如果要加強印象派和後期印象派,那就加上橘園美術館,最後帶著開放的心胸,勇敢地拜訪 Palais de Tokyo ,不要被門口的塗鴉,垃圾和滑板客嚇到,更不要讓驚世駭俗的裝置藝術給擊倒,這趟巴黎美術史之旅才算豐盛圓滿.

Palais de Tokyo 和東京沒關係,只是因為這附近有一條路叫做東京大街,這裡其實就是巴黎現代美術館.美術館本身並沒有藏品,所有的場地都提供策展之用,是巴黎很前衛,充滿實驗意味的展場.展覽除了週二休館,每天從中午開放到午夜,沒錯 ! 開放到午夜,你可以吃過晚餐,回旅館梳洗,整裝以後再出發.

Inside 是我專程去看的特展,博物館卡並不包含,所以要另外買票,一人 10 歐元,如果先在網路上買好票,就不用在寒風中排隊,這個展覽非常熱門.一踏進美術館就先被透明的置物櫃給打敗,看起來很酷,但其實很難用,我不是唯一搞不清楚樣要怎麼開關的人,有人只好請美術館的技工來幫忙,讓人好傻眼.

藝術無處不在的空間
Abraham Poincheval / 住在熊標本裡住二個禮拜
 Mark Manders / 無聲的粘土
Stephane Thidt  / Le Refuge

一件叫做 Tape Paris 的作品橫跨在大廳, 44 公尺長的膠帶殘繞在建築物裡面,形成一個特殊空間,一次可以容納五個人進去,人的重量讓這個空間自由變形.日常生活中經常用到,再平凡不過的膠帶,因為和人的互動,變成不平凡的空間.你走在大廳裡,看得到人影,聽得到膠帶發出的聲音,真的很另類.

一間森林裡的避難小木屋在展場裡重建,當你靠近門口時才發現,整間小木屋在嚴重漏水,應該說是在下雨,原本的避難所不但不能避難,還不知道接著會有什麼危機,你認為理所當然的安全空間,正面臨顛覆,我想到海砂屋,輻射屋,這些外表看似沒問題,其實卻危機重重的空間.

一個人住在一隻熊標本的肚子裡兩個禮拜,這樣叫藝術 ? 一堆看似廢棄物的垃圾也叫藝術 ? 這個特展 - Inside ,有 30 位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參加,有些作品發人深省,有些則在心中產生這究竟是不是藝術的疑問,其實這個觀者提問的過程本身就是一件藝術品了 !

Ivo Bonavorsi / Art
Andro Wekua / Untitled
Peter Buggenhout / On Hold

2015年4月20日 星期一

好像一座煉油廠的龐畢度中心 / 擁有無敵夜景的 Le Georges 餐廳

還是像一座煉油廠
透明管狀自動手扶梯內部
龐畢度廣場上的排隊的人潮
藍色的管子是空調管路
悼念廣島原爆的 - Cafe Little Boy

1969 年,喬治.龐畢度總統主導興建的龐畢度中心,原本是為了紀念戴高樂總統,沒想到還未完成他就過世了,接任的季斯卡總統就把這棟引人非議的現代藝術中心命名為龐畢度中心,頂樓的餐廳就乾脆叫做喬治.

直到今天,我還是覺得龐畢度中心很像一座煉油廠,就像英國建築師 Richard Rogers 在倫敦的那座 Inside Out , 雖是代表作卻和周遭環境很違和,只是這座煉油廠到了巴黎升級成彩色的,綠藍紅黃外露管線各有代表與功用,管狀透明的手扶電梯看得到廣場上等著排隊進場的綿延隊伍.

Steve Koons 和 Marcel Duchamp 的特展都非常受到巴黎人的歡迎,不過我和小芃光是永久收藏區就花了一整個下午還看不完,許多精采的作品讓人讚嘆,真是質量俱豐,好像上了一堂現代美術導論.這裡所有的展品都可以拍照,只要不打開閃光燈即可,因為展場寬敞,動線清楚,就算人多也不覺得擁擠,參觀品質比起紐約的 MoMA 要好得多.

潘玉良
藤田嗣治
夏卡爾
馬蒂斯
方力鈞

2014 年海倫米蘭主演的美食電影 The Hundred-Foot Journey - 美味不設限,其中印度天才廚師 Hassan 前來巴黎獻藝的餐廳,就是取景自龐畢度中心頂樓的 Le Georges .這是一間十足的設計師餐廳,很酷 ! 擁有無敵夜景,雖然有點貴,但是食材絕對新鮮,我在這裡吃到巴黎最爽脆的生菜沙拉.

在巴黎吃飯,一定要有和人併桌的心理準備,儘管餐廳明明就有別的空桌.我們這次和一對來自 華盛頓 D.C. 的母女共桌而食,閒聊中得知,這位母親的前夫竟然是台灣人,連他們都覺得世界真小.記得在柏林旅行的時候,逛到一家精品小店,店主和一位朋友聊到他們下星期竟然是要去台灣旅行,我當然趕緊趁機宣傳一下台灣的溫暖美好,實在巧啊 !

超現實的 Le Georges 餐廳
窗外的巴黎夜景
Paul Smith 如是說
雞肉凱薩沙拉

2015年4月13日 星期一

日本人為什麼最愛奧賽美術館 ? / 令人失望的 Restaurant du Musee d'Orsay / 橘園美術館的莫內荷花系列

日本遊客最愛的奧賽美術館
 車站改建而成的美術館

要避開奧賽美術館人潮的不二法門 : 一是先買好博物館卡,可以快速通關,二是起個大早,趁著團體還沒進場之前,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在九點半美術館開門之前排了一下隊,我發現日本遊客特別喜歡這座由火車站改建,藏品以 1848-1914 年之間為主,室內禁止拍照的美術館.

為什麼日本人特別鍾情奧賽美術館 ? 這或許和以莫內為首的印象派及後期印象派畫家特別醉心日本藝術,甚至是自認受到浮世繪的影響有關,所以一種民族驕傲,與有榮焉的感覺油然而生.巴黎一直是日本人最愛的城市,說他們 " 哈法 " 一點也不為過,但是日本人恐怕也是得到 Paris Syndrom 最多的民族.

我們中午選擇在美術館裡面的 Restaurant du Musee d'Orsay 用餐,這座新藝術風格的餐廳真是典雅華麗,水晶吊燈,天花彩繪,描金邊飾,完全展示 1900 年代高級火車站餐廳的情調,最特別的是用各種彩色玻璃做成的輕便椅子,古典配現代,竟然很搭.

中午有兩道式午餐,前菜加主菜,或是主菜加甜點.我的蘑菇湯是溫的,鱈魚寬麵魚肉太老,麵條太爛,雞肉沙拉還比不上速食店的新鮮,白醬海鮮配飯很像加熱過頭的飛機餐,沒有一樣好吃,真是讓人超級失望,環顧左右的日本遊客,看他們一副很陶醉的樣子,只能說日本人真的好假.

這也是我在巴黎第一次碰到侍者主動向我要小費,這位法國佬很勤快,很熱忱,但是巴黎的帳單都已包含百分之 15 的稅金和小費在內,這是政府為了抽稅所規定的,所以當他問我要另外 tip 他,還是加在信用卡簽單裡 ? 我一時語塞,不知如何反應,後來為了不傷和氣,還是給了小費,儘管餐廳的食物是這麼難吃.

1900 年的新藝術風格
 水晶吊燈
 用彩色玻璃做成的椅子
溫的蘑菇湯
鱈魚寬麵超失敗
雞肉沙拉很普通
白醬海鮮飯好像飛機餐
遠方的大皇宮

奧賽和橘園美術館注定要排在同一天參觀,我們過橋來到杜勒麗花園,和其他人一樣先坐著晒晒溫暖的太陽,欣賞池塘裡滑翔的水鳥,心情頓時開朗起來.花園的西邊一角,原來真的是有片橘子園的.目前橘園美術館以莫內的荷花系列 - Nympheas 最具知名度,也最有看頭.

兩間橢圓型的展覽室共有八幅莫內的大件弧形荷花作品,真的非常大 ! 特別設計的天窗,讓柔和的光線投射進來,坐下來細細欣賞,特別是瞇著眼看,很能感受作品裡的光線和空氣,好像真的去到莫內位於 Giverny 花園裡的荷花池畔,一時之間對於印象派的創作理念,有一種豁然開朗的了解,真是奇妙.

杜勒麗花園一角的菜園
曬太陽好舒服
橘園美術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