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7日 星期一

斯德哥爾摩老城區漫遊 / Gamla Stan / T-Centralen 地鐵站裡的洞穴藝樹

逆流而上的人
在老城抗議的敘利亞人
穿著禮服準備參加派對
用這種方式遊覽也不錯 - Segway
老城裡的天主堂
喝一杯咖啡歇歇腳

很難想像,熱鬧非常,觀光客最多的老城區 - Gamla Stan , 斯德哥爾摩最有人氣的景點,在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中葉間,竟然有很長的一段時期都還是一片貧民窟,當時一批中世紀和文藝復興時期的建築,殘破不堪,市容凋敗.

Gamla Stan 是座島,是城市中心的中心,有人形容它是 the town between the bridges .連接島和陸地的地方有一座水閘,是波羅的海鹹水和淡水的交會處,水流湍急,可是有人竟然划著 kayak 逆流而上,載浮載沈,我看得出神,小船被打翻了,但是一瞬間又了轉了過來,真是驚險.

國王花園 - Park Kungstradgarden 擠滿了人,今天正好有音樂會,年輕人脫掉上衣曬太陽,隨著勁歌熱舞起來.一角的櫻花樹下老人家正在下棋,這種大型的西洋棋,除了靠智力,還需要體力,真是手腦並用的好活動.

一位瑞典左派藝術家 Carl John De Geer ,在公園最好的位置創作的的兩隻兔子雕塑,特別受市民歡迎,一隻站著,一隻躺著,很多小朋友努力地想把躺著的那隻兔子給扶起來,後來發現太重了,就乾脆騎上那隻站著的兔子頭上,實在逗趣.

老城區的景點很多,但在我看來,穿梭小城的街道巷弄,悠閒漫步在石板路上,看到喜歡的小店就進去逛逛,走累了就坐下來喝杯咖啡,欣賞遠方的教堂尖頂和過往行人,這才是最能體會老城區風情的晃遊方式.

中世紀的石板路

皇宮的警衛
公園裡下棋的老人
國王公園裡曬太陽的人們
歌劇院正在散場

中央車站是火車,長途巴士和地鐵的交會處,斯德哥爾摩紅,綠,藍三條地鐵線就在這裡相交,非常繁忙.我們從 Arlanda 機場搭乘通勤火車,也是在中央車站下車以後,再換乘地鐵紅線到旅館所在的 Mariatorget 區.

地鐵中央車站 - T-Centralen 令人印象深刻,倒不是它有多麼現代或是古典,而是保留了斯德哥爾摩開鑿地鐵之後才能呈現出來的地質原貌,藝術家在堅硬的岩石上面創作,呈現另一種原始洞穴藝術質樸無華的氣質,讓人難忘.

中央車站地鐵站
 地板也有設計
洞穴感覺的車站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身價不凡的割包 / 瑞典大廚 Mathias Dahlgren / Grand Hotel 裡的一星餐廳 - Matbaren

老城區裡的 Grand Hotel
名廚 Mathias Dahlgren 的餐廳
米其林一星的 Matbaren
今日廚師精選
以 food bar 的形式供餐
鳥籠裡的兩人

一直拿不定主意要不要試試看瑞典名廚 Mathias Dahlgren 的手藝. Rival Hotel 的 concierge 極力推薦,還熱心地要幫我們訂位,最後就決定選擇以 food bar 的形式供餐,氣氛相對輕鬆的米其林一星餐廳 - Matbaren.

名廚的兩家餐廳位於老城區 Grand Hotel 裡面,正式的米其林二星 Matsalen 和一星的 Matbaren 共用斯德哥爾摩最老牌經典旅館側邊的獨立進口.除了吧台的座位和幾張高腳桌椅之外,最吸睛的就是像鳥籠一樣的白色椅子配上鳳梨燈,兩個大男人坐在裡面,看起來頗有戲劇效果.

坐吧台可以看到開放廚房裡面廚師們的工作情形,是另一種用餐的趣味.每位客人的前面都有一只原木托盤,上面已經擺好餐具和菜單,牛皮紙袋裡裝的是香脆的薄餅.侍者大力推薦今日限量供應的瑞典和牛漢堡.

我的旁邊是兩位男士,其中一位能說一點中文,經常來亞洲出差,知道台灣有棟 101 大樓.一位美國老太太單獨前來用餐,很能自得其樂的樣子.操著義大利口音的一家三口,穿著時髦,貴氣的媽媽打了太多肉毒,笑起來臉部有點僵硬.

這裡沒有提供套餐,全部都是單點,吃完一樣,再點下一樣.我們每一個人點了前菜,主菜和甜點,最後買單起來其實有點貴,因為每道菜的份量都蠻少的,沒有太滿足的感覺.最喜歡北歐風的生鹿肉塔塔,最失望的是侍者力推的和牛漢堡,味道平平,有點做作,給人貴得離譜的惡感.

Mathias Dahlgren 是這樣形容自己的食物 : Natural produce and natural taste are essential for the natural cuisine. 我完全同意他的說法,也相信他能儘量利用在地當令的好食材,只是天然的代價真的要這麼貴嗎 ? 我旁邊的瑞典人點了兩個一份的割包,要一千多塊台幣,好搶錢啊 !

淺漬極地鮭魚配菊苣佐山葵檸檬醬汁
扁角鹿肉塔塔配魚卵血麵包佐煙燻奶油
輕炸白蘆筍及羊肚菌配 63 度水波蛋
黑松露和牛漢堡
柚子 Sabayou 配香草冰淇淋綠蘋果及芝麻脆片
沙棘橘雪酪
會一點中文的瑞典人點了牛肋排割包
 這一份要一千塊台幣
petits twos

2014年10月21日 星期二

Skeppholmen 島上的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 / Moderna Museet

從 Grand Hotel 過橋就可以走路前來船島 - Skeppholmen ,因為地理位置的特殊,波羅的海從此處進入斯德哥爾摩,所以昔日是軍事重地.隨著時代改變,船島的功能也就不同,像每年的斯德哥爾摩爵士節就是在這裡舉辦,我們今天打算參觀島上收藏現代藝術最豐富的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  - Moderna Museet .

說到 Moderna Museet 就不得不提起二十世紀最傳奇的收藏家和美術館專家 - Pontus Hulten ,他不但參與龐畢度中心的開館和擔任 1974-1981 年的館長,也是斯德哥爾摩現代美術館的奠基者,在歐美藝壇非常具有影響力.他捐贈 700 多件美術品,並在館內成立研究中心,讓 Moderna Museet 成為北歐最活躍的現代美術館.

另一件讓 Moderna Museet 出名的就是 Rififi 事件. 1993 年,有四名歹徒模仿坎城影展最佳影片的法國電影 - Rififi ,從屋頂潛入館內,成功地偷走了立體派大師畢卡索和勃拉克的六件作品,當時價值四千萬美金.不知道是不是安全設施不夠周全,挪威國家畫廊孟克的作品就不只被偷走一次,這一點也實在讓人費解.

館內有一件行動藝術最讓我難忘,雙人組 Quanto : Durational Rope .五個小時不間斷的拉扯很粗重的繩索,還要定時變換方向,兩個人的動作要求一致,我們看不到表演者的臉,焦點全放在身體和繩索之間重複又持續的關係上,藝術家這時已經汗流浹背,體力到達極限,差不多快崩潰了 ! 我和小芃坐在地板上,聚精會神看了三十分鐘就受不了.這人與物之間的關係,用這種苦力式的表演方式,真是充滿戲劇張力.

走出館外,不算大的戶外花園有一組畢卡索的雕塑,這麼大型的作品還蠻少見的.活潑俏皮,色彩鮮豔,充滿童趣的 Niki 雕塑,一眼就能認出來.另一塊空間則放置 Calder 的動態作品,海風吹得它轉動不停.我們等著公車,準備回到老城區去,今天實在是滿載而歸.

Skeppholmen 島上的現代美術館
好像辦派對的歇腳處
瑞典雕塑家 Carsten Holler 的作品
Elmgreen & Dragset 的上下舖
Quanto : Durational Rope
杜象特展
Blockholm
戶外的 Picasso 
 Niki 的作品充滿童趣
Calder 的動態雕塑 : 四種元素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世界文化遺產 - Drottningholm Palace ( 皇后島宮 ) V.S. 私人宅邸 - Millesgarden ( 米勒斯花園 )

搭船抵達皇后島
Malar 湖畔的瑞典皇宮
處處有凡爾賽的影子
巴洛克式花園入口
宮殿裡的圖書館
宮殿外的 cafe

Dronttningholm 把它拆開看,就是皇后島的意思. Malar 湖邊的 Drottningholm Palace 於 1991 年被 UNESCO 認定為世界文化遺產,最主要的原因是保留了十八世紀受到法國凡爾賽宮的啟發,興建而成北歐皇家居所的最佳樣本.

這座宮殿和兩位皇后有密切的關係,最早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瑞典國王約翰三世,她將宮殿送給心愛的皇后 Catherine Jagellon ,這也是皇后島得名的由來,可惜無情的大火幾乎把宮殿燒毀殆盡.

波蘭公主 Hedwig Eleonora 成了瑞典皇后和皇太后以後,熱愛建築,繪畫和派對的她,不但耗費鉅資將宮殿逐步整修,恢復昔日風華,更是奠定了今日所見擁有劇院,教堂,大花園的規模,是瑞典皇室的夏日居所.

我們搭船來到島上,從宮殿外觀和大花園來看,果然處處有凡爾賽宮的影子,內部精緻的裝修細節就好像凡爾賽宮的縮小版一樣,對我來說,這處景點就是不來會覺得遺憾,可是真的來到了,又覺得還不過就是如此,因為再怎樣也比不上真的凡爾賽宮啊 !

可是 Millesgarden 就比我想像中要精采非常多,我可以從一草一木一磚一瓦當中,感受到一位藝術家的執著和熱情. Carl & Olga Milles 夫婦花了畢生精力,將這裡打造成理想中的住家,工作室和雕塑公園,最後也如願以償地長眠在這處美麗的懸崖之家,遠眺波羅的海.

我們一早搭公車來到斯德哥爾摩北郊的 Lidingo 島,花了一點時間問路,才找到住宅區裡面的 Millesgarden ,這一帶有很多漂亮的豪宅,十分清幽寧靜.走進好像民居的大門以後,才發現別有洞天,佔地雖不算大,卻氣勢非凡,處處展現藝術家最深愛的義大利風情,每件作品都找到適合的位置擺放,呈現最佳效果.

Carl 的妻子,本身也是藝術家的 Olga 說過下面這段話 : We have no money for forks, nor for linen, but Carl can always afford columns. 聽起來有點無奈,但也充滿驕傲,最後他們無私地將畢生所有都捐給國家,成就了斯德哥爾摩最有氣質,最令人感動的露天雕塑博物館 -  Millesgarden.

Milles 夫婦的宅邸
我喜歡的空間之一
馬賽克地磚
博物館就是米勒斯夫婦的住家
曾經擔任過羅丹的助手
God's Hand
花園裡最著名的噴泉
輕盈的身軀 - 奔
夫妻倆深愛義大利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