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拿破崙的長眠之地 - 傷兵院 / 先賢的墓穴 - 萬神廟

圓頂教堂金光閃閃
Charles de la Foss 所繪製的精美拱頂
 圓頂教堂的祭壇
一戰法國元帥 Ferdinand Foch
莊嚴的石棺有六層保護
拿破崙皇帝
原來有護城河

傷兵院 - Hotel des Invalides ,最早是路易十四為了安置戰爭中殘疾軍人所修建的榮民醫院,現在的傷兵院建築群已經變成軍事博物館,還包括聖路易教堂和圓頂教堂,其中金光閃閃的圓頂教堂宏偉氣派,是巴黎的地標,只要登高望遠,一定不會錯過它.

我和小芃雖然對軍事博物館沒有什麼興趣,但也不得不說展品實在很豐富,從刀劍手槍到大砲坦克,古代盔甲和各軍種的制服都有,其中以法軍在摩洛哥的白色燈籠褲最為醒目,還有看不完的歷次戰役文獻照片資料.....相信軍事迷應該會覺得很過癮.

高聳精緻的拱頂之下,十二座勝利女神環抱著拿破崙的石棺,每一位女神代表一場光榮的戰役,石棺沒有華麗的雕飾,莊嚴肅穆.這位法國英雄如其所願,靈柩通過凱旋門,最終得以葬在塞納河畔,躺在他熱愛的法國人民中間.

先賢祠
拱頂街頭藝術家 JR Vamps 的作品
伏爾泰在最顯著的位置
法國啟蒙運動三劍客之盧梭

巴黎的萬神廟又叫做先賢祠,因為只有對法國極有貢獻的人才能葬在這裡,有點像台灣的忠烈祠.路易十五花了大錢修復增建原本是奉侍巴黎主保聖女 Sainte Genevieve 的教堂,沒想到完成的時候,正值法國大革命,直到雨果下葬後,才正式成為沒有宗教性質的先賢祠

有著柯林斯柱廊和布拉曼特拱頂的新古典主義建築,正面是仿照羅馬的萬神殿,氣宇恢宏,因為拱頂目前正在整修,所以看起來好像一個受傷的人包裹著白色的紗布一樣.走進大廳,街頭藝術家 JR Vamps 的裝置藝術還留下,來自世界各地人們的黑白影像張貼在內外拱頂上,十分搶眼,古典與現代,形成強烈的對比.

我沒有像逛墓園一樣事先做足功課,只想隨意走走,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可以放在先賢祠裡.最醒目的是法國思想之父伏爾泰,另一位啟蒙運動三劍客之一的盧梭也在這裡.大文豪雨果,左拉,大仲馬三人放在一起,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相輕,吵架 ?

我沒看到印象派之父莫內的墓穴,但是找到居禮夫人及其夫婿葬在在一起的地方.這位二度獲得諾貝爾獎的傑出女性,原籍波蘭,嫁給居禮先生以後才入籍法國,從小就知道她是一位偉人,成年以後再讀她的傳記,才理解如此的勇敢無私是多麼高貴稀有的品德.

走在樸素的地下墓穴裡,好寧靜肅穆,連小聲說話都有回音.能葬在這裡的每個人,在當時都是不可一世的人物,作古以後大家卻一視同仁.我喜歡墓穴,不覺得陰森,只遺憾自己對法國的歷史文化知道的太少.

對巴黎有貢獻的人才能葬在這裡
三位偉大的文學家
居禮夫婦葬在一起
睫毛車的背後是 Sainte- Etienne-du-Mont

2015年3月20日 星期五

Le 404 / 巴黎古宅裡的摩洛哥料理

摩洛哥曾經被法國殖民將近半個世紀之久,巴黎的北非移民特別多,所以來巴黎想吃頓摩洛哥菜應該不會離譜. Le 404 所屬的飲食集團在倫敦,杜拜,阿布達比都有餐廳,我們按圖索驥,來到靠近瑪黑區的一棟十六世紀的古宅裡.

一走進小巧精緻的餐廳,磚石牆面,木質格窗,絲綢靠墊,燭火搖曳,搭配一些非洲古董家具,好有一種時空晃若錯置的神祕異國氣氛.有著深邃五官的服務員特別推薦午間超值特餐,前菜主菜外加一瓶 Perrier 氣泡水,只要 17 歐元,真的很划算.

小菜是醃漬橄欖和根莖蔬菜,酸甜開胃.前菜是羊肉酥餃搭配火箭菜,酥皮裡面的羊絞肉非常細嫩,一點也不油膩,主菜我挑選塔吉鍋 - tagine ,這特製的陶鍋裡是酥爛的羊腿和多種蔬菜燉煮,我嚐到肉香,醃檸檬和各種香料的味道,層次豐富,滿滿的一鍋配著熱熱的軟麵包吃,真是銷魂 !

小芃點古斯米 - couscous 套餐,我一直以為古斯米是小米,其實是蒸過的粗麥粉,本身沒什麼粘性,但是有一股淡淡的榖物香氣,搭配鷹嘴豆,葡萄乾,辣醬一起吃,還有一大碗香料蔬菜湯可以澆在古斯米上,另附香腸雞肉串烤,份量很足,一個人根本吃不完.

最後再來上一壺甜度破表的薄荷茶 - the a la menthe , 這頓期盼許久的摩洛哥料理才算有始有終.

十六世紀的老宅
 燭光搖曳
北非風格
開胃菜
酥炸羊肉餃
熱麵包
塔吉鍋
古斯米配燒烤
開放廚房
帳單

2015年3月17日 星期二

週末清晨的 Les Halles / 濃濃文藝氣息的 Saint-Germain des-Pres / 雙叟+花神

Les Halles
互動式音樂聖誕樹
Henri de Miller / L'Ecoute
曼德拉紀念公園
Au Pied de Cochon 豬腳餐廳

今天起床,打開窗戶一看,發現巴黎的天空依然是灰的,不過氣象報告說溫度雖低,但是不會下雨,所以我們打算從旅館出發,搭地鐵四號線隨意逛遊.走出旅館,天空覆蓋著低沈的灰雲,凜冽的寒風迎面吹過來,好冷啊 !

第一站是 Les Halles ,平日人潮洶湧的大市場,今天只剩下霓虹燈聖誕樹孤單地閃閃發亮.曼德拉紀念公園好像還沒完工.總是被眾人團團圍住的 L'Ecoute ,今天顯得特別孤單,一直很喜歡 Henri de Miller 這件石雕作品,在我看來有點東方味,想到雲崗大佛,我坐在他的手掌上,附著他的耳朵說悄悄話,討厭有人惡作劇,讓他看起來好像流鼻血一樣.

巴黎最古老的教堂 - 聖日耳曼教堂
雙叟咖啡館

第二站是 Saint- Germain des-pres .從地鐵站一出來,這座劫難重重的聖日耳曼教堂就在眼前,看似樸實無華,其實它是歷史上無數血腥屠殺事件的場景,曾經主宰過這附近一大片地區的命運.它的富裕和規模足以和巴黎城中的任合一座媲美,以修道院為中心所形成的聖日耳曼地區,是巴黎著名的文化區.

我們先來到雙叟咖啡館,它是超現實主義的誕生地,想當初一群文藝青年盤據入口處的幾張咖啡桌,高談闊論,豪情萬丈地說 : 

我們昂首屹立在群山之顛,向宇宙發出我們的挑戰.

雖然現在的雙叟已經是觀光客前來巴黎必定要朝聖的地方,還是希望時光倒流,自己也能參加這場文藝革命,就算只是在一旁搖旗吶喊的小卒也好.流放到巴黎的愛爾蘭大才子王爾德,也經常來雙叟緬懷過去的美好時光.

幾步之遙的花神咖啡館是存在主義的搖籃.沙特和西蒙波娃在這裡還保有固定的座位,卡繆後來也加入.沙特原本都在蒙帕拿斯的圓拱咖啡館 - Le Dome 活動,後來是因為被稱作 " 灰鼠 " 的德國人佔領巴黎以後,喜歡聚集在圓拱,另外 Vavin 地鐵站因故關閉,不再那麼方便,再加上花神很溫暖,是一處可以和外界隔絕的快樂地,所以這對伴侶就轉移陣地.

巴黎的咖啡館不僅是人民生活的重要部分,對藝文人士來說,咖啡館更是創作的泉源,也是文學藝術的誕生之地,少了咖啡館巴黎就不是巴黎,雖然星巴克已經悄悄地滲透進來了.

我在巴黎實在喝了太多咖啡,貪圖的無非是一種氛圍,一份懷想,也許是貝克等待果陀的燈下,畢卡索坐過的椅子,莒哈絲發呆過的窗口.還好我每次都點 cafe au lait ,只有少許的咖啡,大半是牛奶,才不會因為咖啡因過量而無法入眠.

花神咖啡館
花神與安息在聖日耳曼教堂的迪卡兒遙遙相望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優遊自在的蒙馬特逛遊 / 艾蜜莉,聖心堂,洗衣船

蒙馬特漫遊的起點
蒙馬特僅存的煎餅磨坊

蒙馬特真的很巴黎,不是珠光寶氣的巴黎,而是一種屬於市井小民和藝文人士波西米亞風情的巴黎.選一個好天氣來逛逛,雖然在聖心堂和滿是街頭畫家的 Place du Tertre 人潮會多些,但是大部分的時間你都能悠閒地逛遊,體驗艾蜜莉生活居住的地方,是巴黎充滿獨特魅力的一區,讓人流連忘返.

霧巷其實沒有霧,只是因為巷子裡有棟 " 鄉下人 " 認為的霧城堡.磨坊只剩下沒有功能的大風車,可惜時間太早還沒營業,無法進去體會雷諾瓦的名作 - 煎餅磨坊舞會的場景.小廣場上的 Dalida 雕像,讓我認識這位埃及裔法國歌姬的短暫一生,後來在蒙馬特墓園又再度重逢.

Place Dalida
沒有霧的霧巷
有趣的房子
La Maison Rose
巴黎最古老的葡萄園

我們起了個大早,搭地鐵在 Lamarck-Caulaincourt 站下車,艾蜜莉曾經在這裡幫忙一位盲眼白髮的老婆婆走進地鐵站.一出站就看到典型的蒙馬特階梯,上上下下的,一不小心就會逛進尤特里羅 ( Maurice Utrillo ) 筆下的蒙馬特畫裡,像是玫瑰之屋 - La Maison Rose.

遊客們都聚集在葡萄園附近的狡兔之家 - Au Lapin Agile 拍照,這棟可愛的花園洋房,從過去到現在都是有歌舞表演的小酒館.上個世紀初,聚居在蒙馬特那些尚未出名的藝術家,好不容易賣了畫,有了錢,就會呼朋引伴,相約來這裡尋歡作樂.招牌上那隻拿著酒瓶從鍋子裡蹦出來的兔子,臉上還帶著詭異的笑容.

狡兔之家
Place du Tertre
巷子盡頭的白教堂
居高臨下的聖心堂

聖心堂又叫做白教堂,因為在大太陽底下看起來真是白得發亮,是巴黎西北方最醒目的天際線.這座教堂興建的背後和好幾萬巴黎公社成員的寶貴生命有關,這段血淚歷史恐怕沒人記得,也沒人願意再提起.聖堂充滿濃厚的拜占庭風格,超大尺寸的馬賽克拼貼壁畫,基督張開手臂,不知道能不能讓這些亡魂安息呢 ?

聖心堂前的廣場平台居高臨下,是眺望巴黎的好地方.但是最吸引我注意的卻是穿著迷彩裝,荷槍實彈的法國軍人,三人一組來回巡邏,讓現場氣氛有點緊張,巴黎最重要的幾處景點,好比羅浮宮,巴黎鐵塔,凡爾賽宮都有這樣的反恐小隊.忽然現場一陣騷亂,原來賣紀念品的流動小販,被騎腳踏車的警察給逮個正著.

戒備森嚴
由平民募款興建的教堂
高高低低的蒙馬特街區
到處可見的坡道階梯

有扇藍色大門的 Ru Lepic 54 號,是梵谷和弟弟西奧的舊居.西奧當時已經在巴黎的畫廊找到工作,梵谷沒有事先通知就從比利時來巴黎投靠西奧,兩人賃居在這棟公寓裡,一年九個月以後,失意潦倒的梵谷厭倦灰色的巴黎,毅然前往陽光炙熱的亞耳,開始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創作階段.

來到洗衣船 - Bateau-Lavoir 前,已經很難想像當初它像一艘塞納河上載著洗衣婦船隻的破爛模樣.畢卡索,莫迪里亞尼,馬蒂斯都曾經租屋洗衣船,畢卡索在這裡結束不快樂的藍色時期,進入玫瑰時期,和勃拉克的立體派宣言也是在此底定成熟,當時的知識份子,劇場人士,藝術家們都喜歡在洗衣船聚會.

梵谷和弟弟西奧的舊居
艾蜜莉工作的咖啡館
艾蜜莉常去的蔬果舖
洗衣船 - Le Bateau- Lavoir
洗衣船下面的咖啡館

艾蜜莉工作的咖啡館 - Cafe des Deux Moulins ,一位難求,生意超好,我走進去看了一下,不太喜歡那種吵雜擁擠的感覺,最後決定放棄,還是來到洗衣船下面的的咖啡館小坐歇腳,今天陽光明媚,就算坐在外面也不覺得冷,好舒服.

蒙馬特漫遊已近尾聲, " 我愛你 " 公園藍色的牆面上寫滿了各國文字的我愛你.古老的地鐵車站 Abbesses 就在前方,是巴黎僅存兩處 Hector Guilmard 所設計的入口,非常豪華氣派,很有巴黎味.我們順著樓梯走下 36 公尺深的地鐵站,準備搭車前去紅磨坊.

車站附近的教堂
我愛你公園
碩果僅存的 Guilmard 雨披
 巴黎最深的地鐵站
等車前往紅磨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