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6日 星期日

建立在湖上人工島的 Tenochtitlan - 墨西哥城 / 以墨西哥城主廣場 - zocalo 為中心的黃昏散步 / 即將凋零的墨西哥街頭藝人手搖風琴手 - organilleros

Aztec 人建立墨西哥城所根據的神話故事
恐怖女高音
人來人往的徒步區

1325 年, Aztec 人根據羽蛇神的指示,前進墨西哥谷地,來到 Lake Texcoco 中央的一座島嶼時,看見一隻叼著蛇的老鷹站在仙人掌上,這個景象讓 Aztec 人相信這就是神給的指示,讓他們在這裡建城,形成日後龐大帝國的開始,也是今日蓋在一塊軟土地基上墨西哥城的所在.

地質鬆軟,地層下陷,讓墨西哥城裡的許多建築物傾斜不堪,好比 Catedral Metropoliana ,用肉眼就能看到建築物之間左右傾斜的裂縫,地面凹禿不平.因為修築地鐵而發現的 Templo Mayo, 正是 Aztec 帝國的大神廟,簡單的說,墨西哥城就是蓋在 Aztec 帝國的遺址上.

吃過早一點的晚飯,回旅館梳洗乾淨以後,我們又出門來到 zocalo 一帶散步,很難想像 Aztec 帝國當時的國王Moctezuma 曾經站在這裡過,這個超大的廣場正是 Aztec 帝國的市中心,現在稱作憲法廣場. zocalo 四周圍繞許多墨西哥城最重要的建築物,好比主教座堂,總統府,一位打扮成 Aztec 武士的男子累了一天,正準備收拾東西回家,現代與古代在此交會,感覺好奇妙.

因為墨西哥市政府在 zocalo 上舉辦活動,一個臨時搭建的圓形建築佔據廣場一角,所以那種超大的尺度的感覺被破壞掉,很可惜 ! 我們也跟著人群走進去湊熱鬧,原來 CDMX 正在舉辦以城市或國家為單位,類似迷你世博的展覽,每個攤位都使出混身解數,吸引注意,像是非洲的肯亞就有一名全身彩繪,穿著傳統服飾的高個男子大跳非洲舞.因為人實在太多,嘈雜擁擠,我們趕緊找個出口溜掉.

墨西哥男人的皮鞋都很亮
下沉的主教座堂 - Catedral Metropolitana
總統府 - Palacio Nacional
憲法廣場正在舉辦活動
Aztec 帝國大神廟遺址 - Templo Mayo

穿著農民起義軍制服的街頭藝人 - organilleros

老城區熱鬧的人行步道,每天都聚集形形色色的街頭藝人,其中最特別的,只有在墨西哥才看得到的,叫做手搖風琴手 - organilleros .他們多半是二或三人一組,全都穿上 1910 年代,墨西哥北方 Panco  Villa 起義軍的卡其色制服,頭戴同色大盤帽,有點像台灣的警察,連女性也不例外,現在看起來顯得不合時宜,汗水讓制服都濕透了.

他們一人負責 " 搖 " 一台有點像手風琴的大型音樂盒,其他人就負責向觀眾收錢,老實說這完全不是演奏,不需要技術,只是勞力活,因為音樂盒年久失修,又沒有調音,所以重複的幾首曲子不怎麼悅耳,甚至還有點走音,很難得到觀眾的共鳴.據說這是獨裁總統 Porfirio Diaz 從歐洲帶進墨西哥的玩意兒,十九世紀初曾經盛極一時,當時的標準組合是一人表演,一隻小猴子拿起帽子向觀眾收錢.

這些表演者本身並不擁有音樂盒,大半是租來的,所以扣掉租金所剩無幾,從早到晚工時超長,遇到雷陣雨,揹著笨重的音樂盒,那真是連躲都來不及,非常辛苦,如今只剩下一些年長的表演者在街頭苟延殘喘著,看起來讓人覺得心酸,而通常會打賞他們的也是年齡相仿的老年人,因為他們想從樂曲中找到過去美好的回憶,是一種即將凋零的街頭表演.

在 Frida 故鄉 Coyoacan 的廣場公園上,曾經舉辦過一次大型活動,有將近五十位手搖風琴手同時演出,盛況空前.有心人士曾經想辦法要復興這種非常墨西哥的表演,好比錄音,舉辦調音和修理音樂盒的 workshop ,成立一座小型博物館展覽稀有罕見的音樂盒,可惜成果有限,後來街頭上還出現山寨版的手搖音樂盒.在不久的將來,organilleros 恐怕會被遺棄在新舊音樂的浪潮之中,永遠消失在街頭.

Aztec 舞者累了 !
 可以欣賞遺址的小餐館
很像歐洲的小鎮
街邊市民免費歇腳的地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