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墨西哥城的中央郵局 / Palacio de Bellas Artes - 藝術宮 / 迪亞哥.里維拉最著名的一張壁畫 - Man,Controller of the Universe

富麗堂皇的中央郵局
從佛羅倫斯運來的鑄鐵迴旋樓梯
典雅的電梯
巴洛克大柱

墨西哥城的中央郵局是一座活的古蹟,至今仍然在營運中.走進氣派的大廳,最引人注目的的就是做工精美的鑄鐵迴旋大樓梯,這是建築師 Adamo Boari 請佛羅倫斯的工匠特別打造的.大理石地板光可鑒人,巴洛克大柱的柱頭和天花板的線腳,無一不講究,反映出當時公共建築的超高工藝水準.

Palacio de Bellas Artes 金色的拱頂在豔陽下閃爍著,它是一座綜合功能的藝術宮,既是美術館也是歌劇院,是老城區最重要的地標.興建期間一波三折,除了墨西哥城的地層下陷和嚴重淹水問題,墨西哥正好也在那段期間經歷革命的政治動盪,以致工程延宕,從十九世紀初開工,一直要拖到 1934 年才正式竣工.

一走進挑高三層的中庭大廳,立刻被震攝住,我不喜歡牆面或是地板的大理石顏色和花紋,覺得內部設計太複雜,細節過多,影響觀眾欣賞幾件超大壁畫.一群群參加定時導覽的民眾,圍繞在 David Alfaro Siqueiros 或是 Diego Rivera 的作品前面,聆聽講解,墨西哥藝術家的壁畫是藝術,也是政治宣傳,獨樹一幟.

墨西哥城最醒目的新古典建築
綜合功能的藝術宮
挑高氣派的中庭
David Alfaro Siqueiros 的壁畫
Nueva Democracia - 新民主主義
最醒目的 Man at the Crossroads 再現

藝術宮的壁畫何其多,我最感興趣的就是 Diego Rivera 那件備受爭議,引起藝術界巨大風波的作品.當初接受 Nelson Rockefeller 委託,將在紐約登場的大壁畫,名稱是 : Man at the Crossroads ,後來因為壁畫呈現出的社會主義內容和 Rochefeller 家族之間出現嚴重的裂痕,特別是列寧的形象,以及紅軍五月勝利日的遊行,讓這件轟動一時的委託案破局,作品被毀, Diego 含恨回國,還好當初原作仍有部分拍照保留下來.

有影響力的大畫家怎麼可能吞下這種委屈,於是 Man,Controller of the Universe 換湯不換藥,就出現在藝術宮最重要的牆面上.列寧,托洛斯基,馬克思,恩格斯都出現在畫面上, Rockefeller 的大家長也在畫面的一角,過著紙醉金迷的生活,資本主義是腐蝕人心的毒藥.我在畫裡看到 Diego 式的理想和未來,非常政治.也許 Nelson Rockefeller 當初應該堅持等待馬蒂斯或是畢卡索的首肯.

這件壁畫內容豐富,畫工細膩,每一個登場的古今人物都有意義,完成度很高,你也感受到畫家的熱情,若要仔細欣賞,恐怕花上半天也看不完.對畫家來說,也是辛苦的體力活.我常想,千萬不能得罪 Diego ,否則被畫進壁畫裡,那可是留名千古啊 ! 因為 Rockefeller 事件,藝術宮的這件 Diego 作品,反而成了人氣最高的鎮館之寶.

Diego Rivera 曾經說過這樣的話 :
I Paint what I Paint.
I Paint What I See.
I Paint What I Think.

以上說的都沒錯,在 Diego 所處的時代,墨西哥獨有的壁畫藝術家多半是為了政治服務,壁畫成了最好的教育或宣傳工具,只是每一位藝術家的表現形式有所不同,有的狂放粗暴,有的含蓄細膩.我的疑問是,那麼藝術最重要的特質 "  I Paint What I Feel  " 已經退縮到哪裡去了呢 ? 相形之下,這恐怕就是 Frida Kahlo 的作品之所以感動人心的地方吧 !

他是宇宙的領航者
列寧和世界各地的工人們手握手
托洛斯基與馬克思及恩格斯並肩
 
John D. Rockefeller 及其資本主義的友人們
暴怒的眾神之王 - angry Jupiter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