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5日 星期四

我是為了谷口吉生還是鈴木大拙而來 ? 大師 v.s. 大師 / 谷口吉生之鈴木大拙紀念館

小立野山地
鈴木大拙出生地
谷口吉生的極簡設計
大門
低調的入口玄關
紀念館 logo
幽玄的長廊

我不知道今天是為了谷口吉生還是鈴木大拙而來 ? 

高中的時候讀過新潮文庫出版,鈴木大拙的 " 禪與生活 " 一書,似懂非懂,應該說懂得的只是文字表面,卻因為沒有生活支撐,或是少了慧根,很難理解文字背後的意涵,當時一心一意準備大學聯考,說什麼衣食住行無一不含禪機,對一名苦澀的慘綠少女來說,那簡直是空談.

後來在 " 禪學隨筆 " 一書中,讀到大拙和胡適的論戰,這次我覺得好像知道兩位大師在爭什麼.胡適主張從佛教歷史的角度來理解禪宗,甚至要替神秀的漸悟翻案,而大拙認為胡適談的是知識的層面,而自己要探索的卻是覺知,是個人內在的體會,很難與人分享,所謂 " 知 " 之一字,眾妙之門.兩人雖然火光四射,實為雞同鴨講.

鈴木大拙的著作很多,我讀過的就僅止於二書而已. " 禪 " 說來簡單,實則高深莫測,大拙一生都在做東西方的橋樑,它透過孜孜不倦的翻譯,把東方禪學介紹給西方,特別是英美語系國家,並將之發揚光大,真的很了不起,所以被譽為 " 世界禪者 " ,甚至曾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谷口吉生和鈴木大拙同樣出身金澤,這位當紅的建築師,以極簡的手法營造出一種富有現代感卻又不失金澤特色的建築風格,體現 less is more 的精神,建築物本身和設計理念就充滿禪意,也很鈴木大拙.線條簡單,色彩純粹,散發一股優雅氣質,讓人難忘.

從低調的玄關進入,通過幽玄的長廊來到展示空間和學習空間,接著利用外部走廊繞行一圈,最後來到最精采的思索空間,你本能地想坐下來,除了欣賞落地窗外,好像漂浮在水面上的 " 水鏡庭園 " 之外,自然光透過天窗溫柔地灑下來,你的內心跟著安靜沉著,儘管只有短暫的片刻.

我不敢說自己能和禪學大師對話,但是當時內心是非常感動的,原來外在的空間真的能改變一個人的內在,這時候反觀自己一向遲鈍的心靈,算不算是處於一種禪的狀態 ? 好美妙的感覺啊 ! 谷口吉生果然厲害.

學習空間和露地庭園
思索空間
自然光天窗
 水鏡之庭
雨中的外部迴廊



來到小立野山地時,天空飄著微雨,先與一群穿著制服的高中生相遇,然後是有著鈴木大拙半身塑像的出生地,接著才拜訪紀念館,這時雨愈下愈大,水鏡庭園顯得格外空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