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4日 星期四

20 區的拉雪茲神父墓園 / 長眠在此的名人是守護巴黎的天使

位於二十區的墓園
巴黎市區內最大的墓園
巴黎大改造的豪斯曼家族
浪漫鋼琴詩人蕭邦
Bellini
Jim Morrison
義大利人最愛的莫迪里亞尼

拉雪茲神父墓園是巴黎市區最大的墓園,位於第二十區,我們選了一個有太陽的好天氣來訪.昨天晚上已經和小芃先研究好要看那幾位名人的墓地,否則墓園佔地十分廣闊,葬在那裡的名人又特別多,到時候會很茫然,不知要從何看起.

我們搭地鐵 2 號線在 Phillippe Auguste 站下車,順著指標走,沒多久就抵達大門口,先去管理處拿免費的墓園地圖,再把昨天晚上做好的功課在地圖上標好,按照遠近距離,一區區展開今天充滿期待的墓園之旅.

每年有超過 150 萬人參觀拉雪茲神父墓園,妳會發現每個族群,不同國籍的人,心中都有屬於自己的墓園地圖,所以就算門口有不少遊客,但是散開來各走各的,墓園依然顯得很冷清,像是義大利人特別對同胞 Berllini 和 Modigliani 最感興趣.

Jim Morrison 的墓地一點也不誇張,還躲在後排,但是你來到他的墓地,就知道粉絲有多麼愛他,滿滿的鮮花和紀念品,算是跨國界的超級名人,他的照片讓他永遠停留在年輕,永遠熱淚贏眶,真希望他只是隱姓埋名,其實還活在非洲的某個國家.

Edith Piaf 家族墓
側邊才看到 Edith Piaf 的全名
Gertrude Stein

來到 Edith Piaf 的墓前,我的耳邊似乎響起玫瑰人生的香頌歌曲.這位歌后在墓碑側面第一行刻的是 Madame Lamboukas ,這是她的第二任丈夫,最後情人的姓氏,第二行才是自己的名字,因為是一座家族墓地,所以很容錯過,要注意大理石瓶子上面的 EP 縮寫.

王爾德的墓非常醒目,這位愛爾蘭才子,花美男,潦倒以終,最後死在巴黎的旅館裡,後來一位有錢的貴婦幫他在拉雪茲神父墓園修了這座超閃的墓.有著巨大翅膀的天使,裸著身體,昂首向前,本來的生殖器遭人破壞,很多仰慕他的粉絲紛紛獻上紅唇,雖然現在用壓克力罩圍起來,唇印還是清晰可見.

另一座讓我特別有感觸的是 Gertrude Stein 的墓,因為實在太低調,連墓碑上的字都有點模糊了.想當初 27 rue de Fleurus 是多麼活躍的藝文沙龍,馬蒂斯,塞尚,畢卡索,海明威,費滋傑羅都是這裡的常客,現代文學和藝術的發展都和這位在巴黎的美國人有關.

海明威 - 流動的盛宴 第二章就叫做 Miss Stein Instructs ,他描寫 Gertrude Stein 那有如博物館的溫暖客廳,瓊漿玉液般的水果酒.甚至連 Lost Generation 一詞也是 Stein 最早提出來的,儘管海明威不以為然.如今斯人已去,只留下這塊一不小心就會的錯過的墓碑,供人憑弔.

巴黎的墓園一點也不陰森,反而有種溫馨感,走一趟墓園好像翻閱一本文學史或是藝術史,證明巴黎像塊大磁石,有種魔力,吸引世界各地的藝文人士前來,儘管有人得了 Paris Syndrom ,還是想要闖一闖.我已經打了預防針,所以只有輕微的 Paris Syndrom ,但是巴黎的墓園讓我得了強烈的 Stendhal Syndrom ,彷彿是一次文化震撼教育.

愛爾蘭才子王爾德
法國繪畫大師德拉克洛瓦
巴爾札克
比才
點描派的秀拉
莫里哀
普魯斯特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